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骚客传媒唐文高

娱乐没有圈 创意无极限   我人生理念:生活娱乐化 娱乐生意化 生意生活化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音乐人/策划人/经纪人/编剧/画师/国际诗歌音乐协会首席娱乐官//成都市诗词楹联学会理事/四川风行娱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前董事总经理/成都市锐腾龙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策划总监/ 中视频道书画院西南分院秘书长/ 成都骚客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www.saoke.cc 制作发行音乐专辑《爱情快餐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生命中的红舞鞋》电视剧剧本(11)  

2009-12-07 16:16:29|  分类: 《生命中的红舞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《生命中的红舞鞋》电视剧剧本(11)

 

口述:乔献华  李渝生

整理:党荣杰  黄妍妍

编剧:唐文高

 

 

 

全国媒体对乔献华的报道 - 娱乐创意人唐文高 - 娱乐创意人唐文高博客全国媒体对乔献华的报道 - 娱乐创意人唐文高 - 娱乐创意人唐文高博客

  

 

全国媒体对乔献华的报道 - 娱乐创意人唐文高 - 娱乐创意人唐文高博客

 

 

全国媒体对乔献华的报道 - 娱乐创意人唐文高 - 娱乐创意人唐文高博客

 

 

《生命中的红舞鞋》电视剧剧本 - 娱乐创意人唐文高 - 娱乐创意人唐文高博客

 

 

《生命中的红舞鞋》电视剧剧本 - 娱乐创意人唐文高 - 娱乐创意人唐文高博客

 

 

《生命中的红舞鞋》电视剧剧本 - 娱乐创意人唐文高 - 娱乐创意人唐文高博客

       作者唐文高(中)和乔献华,李渝生夫妇谈剧本

 

 

第十一集

 

第1场        场景:张复生家中

人物:张复生   乔献华

夜/内

 

张复生坐在椅子上,桌上摆着饭菜,张复生站起身,拿着碗扣在上面,看着门口。他突然眉头皱起,伸手捂住胸口,脸上冒出大颗汗珠,他紧咬着嘴唇,跌在椅子上,乔献华推门走进来,把门关上,回头看着张复生。乔献华急急地跑过去,扶住他。

乔献华:你没事吧?

张复生:(勉强笑着)没事,可能是吃得不舒服,你还没吃饭吧,赶快洗洗手,吃饭吧……

乔献华突然松开张复生的手,捂住嘴巴,朝外面跑去,呕吐起来。张复生站起身,正待出去,身上又是一阵疼痛,他摇晃着站起身,走到门口,打开门,乔献华走了进来。

张复生:你怎么了,哪里不舒服,要不要去看医生?

乔献华:我没事,倒是你,疼的厉害吗?

张复生:我不要紧,吃点止痛药就行了,我以前经常疼,过会就好了。我还是带你去看医生吧?

乔献华:我真的没事。

张复生:都吐成这样了,还没事呢?不行,走,现在就去……

乔献华:你傻啊你,我,我有了……

张复生:(一愣)你说什么?

乔献华:我说我有了你的孩子。

张复生:这不可能,咱们结婚的时候你不是安了节育环吗?

乔献华:我上次去医院把它摘了。

张复生:你为什么要这么做,我们结婚的时候不就说好了,只要娇娇这一个女儿的吗?

乔献华:就算有了这个孩子,你也会对娇娇好,不是吗?

张复生:可娇娇会怎么想?

乔献华:娇娇也一直想着有个弟弟妹妹呢,她要是知道了,高兴还来不及呢!

张复生:我还是觉得……

一阵腹痛涌上来,张复生一脸痛苦,乔献华扶住他,他昏倒在乔献华怀里。

乔献华用力摇晃着他,大声喊着。

乔献华:复生,复生……

李娇揉着眼睛,出现在门口,跑了过来。

  :(哭着)妈妈,爸爸怎么了?

乔献华:娇娇,乖,不哭,,妈妈带爸爸去看医生,你自己呆在家里好好睡觉。好不好?

  :我害怕,我要和你们一起去。

乔献华拉着张复生,走了出去。

乔献华:那你跟在妈妈后面,不要乱跑,知道吗?

  :嗯!

李娇跟在身后,把门关上。

 

第2场       场景:张复生家院中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人物:乔献华  张复生   李娇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夜/外

  

乔献华扶着张复生走出来,院子里摆放着一辆自行车。

乔献华摇晃着把张复生扶到自行车后座上,转身看着李娇。

乔献华:娇娇,抓好后座!

   :噢!

     乔献华推着自行车朝门口去,一脸着急。

李娇在后面紧紧抓着自行车。

 

 

 

第3场         场景:医院走廊

  人物: 乔献华  周维清  李娇  医生

 夜/外 

   

    医院走廊里,亮着昏暗的灯光,乔献华站在那里,李娇靠在她身上,眼睛微闭着。

医生从病房走出来,乔献华着急地迎上来。

李娇醒过来,伸手揉着惺忪的眼睛。

乔献华:医生,我丈夫怎么样了?

  :病人已经开始出现昏迷状况了,看来他需要住院治疗了。

乔献华:可是我们怎么跟他说呢,他还不知道实情呢?

  :那就先不说,能拖多久就拖多久,他要问起,你就说只是轻微的肺炎,不严重。但是需要住几天院,打几瓶点滴,实在瞒不住了再说。

乔献华:那也只好这样了,医生,他治好的可能性有多大?

  :这个问题不好说,主要现在癌症还没有治愈的可能,我们只是尽力拖延他的生命。

乔献华:(愣住)那他还能活多长时间?

  :最多能活半年,不过还是先住院观察一段时间吧!

医生走远,乔献华愣住,周维清从对面走了过来,脚步匆忙。

周维清:(着急)复生怎么样了?

    李娇扑向周维清的怀里。周维清抱起她,一脸紧张的看着乔献华。

    乔献华回过头,看着她,正待说话。

病房里传出扑通一声,人倒在地上的声音,乔献华回过神来,匆匆跑进去,周维清抱着娇娇也走进去。

 

4             场景:病房

人物:乔献华  张复生  周维清  李娇

/

 

张复生倒在地上,乔献华走上前,扶起他。

乔献华:你没事吧?

张复生:(抓住乔献华的手)告诉我,我到底是什么病?

乔献华:(把头扭向一旁)是肺炎,医生不是说了吗,是肺炎。

张复生:(甩开她的手)你不用瞒我了,你们刚才说的话我都听见了。

乔献华:不是,你听我说。

张复生:你什么都不要说了,我不想听,不想听。

张复生挣扎着,站起身,打开门,向外跑去。

周维清:复生……

李娇醒过来,看到张复生的背影。

  娇:(伸着手,大声哭喊着)爸爸……

乔献华愣在原地,周维清大声喊起来。

周维清:快追啊!别让他干出什么傻事!

乔献华回过神来,看看周维清,追了出去。

 

 

5           场景:医院走廊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 人物:乔献华   周维清   李娇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/

 

    乔献华急匆匆跑出来,医生从对面走过来,乔献华伸手拦住他。

乔献华:医生,有没有看见一个男的,从这里跑出去的,他……

  :(一脸不解)谁跑出去了?

乔献华放开抓住他胳膊的手,匆忙朝外面跑去。医生愣愣,回身看着她。

  :住院费交了吗?

乔献华没有回头,继续跑着,周维清从身后抱着娇娇走出来。

周维清:我去交,我去交……

医生回头看她一眼,给她指指交费的地方,径直朝前走去。

周维清朝他指的方向走去。

 

6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  场景:大街上

人物:乔献华   周维清   李娇

/

 

大街上人来人往,乔献华追出来,立在人群中,四处看着,脸上带着眼泪。她在人群中,(快镜头)跑了起来。

 

7          场景:张复生家门口

人物:乔献华    周维清   李娇   张复生

/

 

外面,大雨滂沱,大街上空无一人。乔献华穿着雨衣,从雨中走着,走到门口处,蹲下身,大哭起来。周维清推开门,打着一把伞,怀里抱着李娇。看到乔献华,一惊。

周维清:(放下李娇)献华?

乔献华:(抬头看着她们)我没找到他,到处找了就是没找到?

周维清:你别着急,我们再去找,娇娇……

周维清扭过头,看见娇娇冲向大街上。

李娇站在雨中,伸着手。

  :爸爸……

一辆车在离娇娇不远处,从对面开过来。车灯开着,娇娇回过头,愣住,停下脚步,车灯照着她,乔献华愣住了,周维清愣住了,车子越来越近。

张复生从旁边出来,猛地抱起李娇,倒在一旁。紧急的刹车声。乔献华猛地站起身。

乔献华:(哭喊着)娇娇……

车子停住,司机伸出头,朝他们大喊着。

  :找死呢!

司机伸回头,开车,离去。

乔献华跑到路中间,停住,张复生躺在地上,李娇倒在他的怀里。

张复生抱起娇娇,伸手摸着她的脸。

张复生:(紧张)没事吧,娇娇。

  :(哭着)爸爸,你是不是不要娇娇了,你是不是不想给娇娇当爸爸了。

张复生:对不起。对不起。爸爸不会不要娇娇,永远都不会。

  :爸爸,你别不要我,我会乖乖的,我不要糖人,不要新鞋子,不吃肉,我只要爸爸,爸爸,你不要走,不要不要我们。

张复生:好孩子,爸爸再也不离开你们了,爸爸一直陪着你们,好不好?

李娇伸手抹去张复生脸上的雨水,张复生紧紧把她搂在怀里,周维清拉着乔献华,两人举着伞,走到他们面前,把伞放在他们头上。

 

画外音:

那天晚上,娇娇给了张复生继续活下去的勇气,尽管他心里还是很苦,可他还是像以前一样生活着,病痛一直缠绕着他,可他在我们面前从来不表现出来,他还是坚持去做工,我没有反对,我对他尽量也像以前一样,我要让他觉得,这没什么,一切都没什么,总会过去的,苦日子压不倒我们,病痛也无法压倒我们,哪怕是绝症!

 

第8场      场景:厂里

           人物:张复生   大力

           日/外

 

张复生正在忙着,大力从外面走进来,一群人朝他打着招呼,他走到张复生的面前,伸手拍打张复生的肩膀。张复生抬起头看着他。

张复生:你怎么有功夫到这里来?施工队不忙吗?

  :我今天放假,过来看看你,(接过张复生手中的水桶,提起来)我都听我表姐说了,你,哥,你得挺下去啊!

张复生:(苦笑一下,低头干活)兄弟,人这一辈子什么事都能遇到,你放心,哥现在啥都能想通,你先到那边等会我,干完这点,咱们去喝点。

  :(把水桶放在张复生面前)好嘞!那我过去和他们打个招呼!

张复生:哎!

大力朝对面走去,几个人看见他,放下手中的活,看着他。

工友甲:大力,你小子有段时间没来了,是不是进了施工队,就瞧不起咱们这些人了。

  :就你小子嘴欠,我这不是回来了吗?

工友乙:大力,施工队都干什么啊,累不累啊?

  :还不是和这里一样,除了能多放两天假,其他没啥两样。

工友甲:(凑到大力身边,摸摸他的头发,大力的头发上顿时一块石灰)几天不见,还学会打扮了,我再给你加点!

  力:(伸手去打他)臭小子,我才不管你几天啊,又开始撒野了。

两人在工地里追赶着,突然身后,响起“扑通”一声,大力停下脚步,向后望去,张复生倒在地上,水桶撒在他身上。

  力:(跑过去,摇晃着他)生哥……

所有人围上来,大力朝他们吼道。

  :愣着干什么,帮忙啊!

大家一惊,帮着把张复生放在大力背上,大力背着张复生朝门外跑去,工友们望着他们的背影发呆。

工友甲:都病成这样了,还干什么活啊,要是我啊,早就躺在家里等着别人来伺候我了。

工友乙:(笑道)全世界就没几个能跟你比的,行了,别看了,都干活去吧,一会被厂长逮到了,又该有理由扣我们工钱了……

众人议论着,散去。

 

第9场        场景:医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人物:大力   张复生   乔献华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日/内

 

张复生躺在床上,大力坐在旁边,乔献华匆匆进来。

乔献华:(一脸着急)大力,他怎么样了?

大力站起身,看看乔献华摇摇头,又扭头看张复生。

乔献华:医生怎么说?

  :医生说需要住院,还说从现在要做化疗……

乔献华:(自语)住院,化疗……

  力:嫂子,你没事吧?

乔献华:(苦笑着,看着大力)我没事,大力,这次真是麻烦你了。

  :嫂子,你还用得着给我说这种话,我和我哥又不是一两天的交情,闹饥荒那会,哥看我家孩子多,就把所有的口粮都给了我们,自己却饿着,这情我一直记在心里呢,总想着找机会报答他,现在他得了这病,我也帮不了他,(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纸袋)我这两年存了几百块钱,又找我表姐借了点,总共是一千块,我也就能拿出这么多了,嫂子,你也别嫌少,留着给哥买点补品吧!

乔献华:(急急地摆手)不,大力,我怎么能要你的钱呢,你过得也不富裕,再说这钱是你留着娶媳妇用的,大力,你放心,嫂子会有办法的。

  :这钱你一定得收下,不收就是瞧不起我。

乔献华:我真的不能收,你又不是不了解你哥这个人,他是不会要你的钱的,这样吧,钱你先拿着,等嫂子实在拿不出钱了,就去你那儿拿,这样行不行?

  :嫂子,你和哥都是好人,我一直都相信,好人就会有好报,哥一定会没事的。

乔献华:嗯,会好起来的。

乔献华背过身去,伸手擦去脸上的泪水,大力把钱悄悄放在张复生的枕头边,直起身,走到乔献华身后。

  :嫂子,那我就先回去了,我呆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,有啥事用得着我,只要你捎个信给我,我立马就会赶过来。

乔献华:(回过身,看着他)谢谢你,大力!

  力:那我走了。

大力走到门口,打开门,乔献华送他到门口。

乔献华:路上慢点!

  :哎!

大力关上门,离去。

乔献华转过身,走到病床前,伸手帮张复生掖掖被子。

信封掉在地上,乔献华看看,蹲下身,拾起来,放在眼前,愣住。

敲门声响起,乔献华伸手把钱放在张复生枕头边,走过去,打开门。

门口站着张复生厂里的厂长,乔献华愣愣。

乔献华:你们是……?

  :我们是张复生厂里的领导,我们代表厂里所有人来看看他。

乔献华:(回过神来,招呼他们)快请进!

  :(走到张复生床前)复生同志很能干啊,他得了这种病,我们都觉得非常难过,(看着乔献华,朝后面招手身后一人拿出一个信封,递给厂长,厂长伸手递到乔献华面前)这是厂里的一点心意,你代表张复生同志收下吧!

乔献华:(接过来)谢谢厂长,谢谢领导们!

  :那什么,我们就不多打扰了,只是还有件事,我们不得不说啊!

乔献华:您说!

  :干我们这个的你也知道需要体力,张复生同志现在这个身体状况,怕是……

乔献华:厂长,您说的我都明白,他这种情况,我也不打算让他再去工作了,就让他安心养病……

  长:对,等病好了再工作也不迟啊,你告诉他,我们随时欢迎他回来。那我们就先走了,张复生同志就交给你了,好好照顾他!

乔献华:我替他谢谢领导们的关心,我会好好照顾他的。

众人开门离去,乔献华关上门,坐在张复生的床前,紧紧咬住嘴唇,眼泪停留在眼睛里,伸手握住张复生的手。

 

第10场        场景:服装厂

人物:乔献华    工长 

日/内

 

工长办公室门口,很多人进进出出。

乔献华走过来,站在门口向里望望,走了进去。

乔献华:工长,我来领工资。

工长扔过来一个信封,乔献华拿起来,伸手从里面掏出来看看。

乔献华:怎么这么少?

  :那你想要多少?

乔献华:我……,不是还有加班费吗?

  :那你怎么不说你弄坏了多少线头,没从你基本工资里就够照顾你的了,还想要加班费。

后面的人吵嚷起来。

  友:领完没有啊,怎么还不走啊

乔献华正待说话,看看身后,转身离开。

  :不好好干活,还想多要钱,这世上哪有这样的好事?

  :就是,就是,工长,我干活可是很买力的……

乔献华愣愣,走出门去。

 

第11场         场景:大街上

  人物:乔献华    王淑珍

 日/外

 

乔献华在大街上走着,王淑珍从对面走过来。

王淑珍:献华。

乔献华抬起头,勉强笑着迎了上去。

王淑珍:今儿怎么没上班啊?

乔献华:我请了假,待会陪复生去医院做化疗。

王淑珍:对了,他的病怎么样了?

乔献华:还是老样子。

王淑珍:你咋了,看上去无精打采的。

乔献华:没事,

王淑珍:咋能没事,都写在脸上了,是不是遇到什么难处了?

乔献华:也没啥,就是今天领工资的时候受了点气,那个工长总是找借口扣我工钱,我都不想在这里干了,可不干又不行,一大家人靠着这份工资呢。

王淑珍:有没有想过自己另外单干,这年头干个体户挺发的。

乔献华:我能干什么啊?

王淑珍:自己开个服装厂啊,反正你自己也有手艺。

乔献华:这一没地方,二没资金,三没人,我自己怎么干啊

王淑珍:地方和人你放心,我都能帮你联系好,你只要自己筹资金就行了。

乔献华;到时候再说吧、我先回去了。

王淑珍:那你想好了,就去找我!

乔献华:好嘞!

乔献华和王淑珍同时离去,两人朝相反的地方走去。

 

 

第12场          场景:家中

 人物:周维清  乔献华

 日/外

 

乔献华走了进来。周维清看着她。

周维清:回来了?

乔献华:嗯。复生呢?

周维清:在里屋和娇娇说话呢!

 

第13场        场景:里屋

人物:张复生    李娇

日/内

 

李娇躺在床上,闭着眼睛,张复生坐在床边,看着她,伸出手摸着她的头,脸上满是慈爱。

门外传来乔献华的声音,张复生愣愣,看着门口。

 

第14场        场景:家中

人物:周维清    乔献华

日/内

 

乔献华伸手拿出信封,放在桌上,又从柜子里拿出一些钱,把钱摆在一起,坐下来收拾起来。

乔献华:这些还不够作一次化疗的呢!

周维清:实在不够,就把我那个老房子给卖了吧,我搬过来和你们一起住。

乔献华:那怎么行。那是爸留给我们唯一的东西。

周维清:这个时候当然是人最重要,东西没有了还能再挣回来,可人要是没了,你能到哪里去找?

乔献华:还是算了,妈,不到万不得已我们不能动那房子,对了,妈,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一下。

周维清:你说!

乔献华:我不想在那里干了,我想自己开个服装厂。

周维清:(一愣)什么?

乔献华:我今天在路上遇到王淑珍了,她问我想不想干个体,我想了想还是得单干,那样可以挣得多点,像我们现在这个样子,就算把房子卖了,也只够复生作几次化疗的,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。

周维清:你都想好了,这个工作挣钱再少,它毕竟是正式的,有个保障。不过你要是想单干,我也支持你,家里的事就交给我,到时候你忙外面的就好了!

乔献华:妈,对不起,还得让你跟着我受苦。

周维清:这是说的什么话,在我心里早就把复生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儿子,看着他被病痛折磨,我倒真希望得病的那个是我。

乔献华:(含着眼泪)妈……

周维清:傻孩子,妈为你们做什么都是心甘情愿的,只要你们都平平安安的,我这心里就高兴!

乔献华:谢谢你,妈!

周维清:傻丫头,跟妈还说什么谢!

乔献华看着周维清,两人含着泪微笑着。

 

第15场          场景:里屋

人物:张复生    李娇

日/内

 

张复生的脸上满是眼泪,他伸手擦去脸上的眼泪,站起身,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纸,放在眼前,看了起来。

 

音乐起

第16场         场景:售房处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人物:张复生    服务人员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日/外

 

张复生手里拿着一个包走进来,服务人员起身接待他,他们坐下来,他从包里掏出一张纸,服务人员给他商量着,许久,他起身,向外走去,服务人员送他到门口,他点着头,一脸感激,开门,离去。

 

第17场        场景:大街上

人物:张复生

日/外

 

张复生在大街上走着,抬头张望着,看到一家银行,走了进去,不多时,又走了出来,拿着一张纸条,向前走去,他低头看着,并询问着路人。走到一家银行门口,又走了进去,不会又出来,继续向前走着,连续走了几家银行,走到工商银行门口,他抬头看看,走了进去。过了许久出来,银行工作人员把他送出门外,他朝人家笑着,转身离去。他站在大街上,看着手中的单子,一脸的兴奋,他小心翼翼地把单子放进包里,向前走去。

 

 

第18场        场景:家中

 人物:乔献华    张复生

 日/内

 

乔献华走进来,四处望着,家里没人,乔献华放下包,倒了杯水,坐下来。

张复生打开门,走了进来,手里拿着一个包。

乔献华:你去哪了?

张复生:我出去转了转。

乔献华:你是应该多出去转转,别老是闷在家里。

张复生:(坐下来,把包放在乔献华的面前)给。

乔献华:什么?

张复生:我去问了,人家说要卖房子的话……

乔献华:你把房子卖了?

张复生:(从包里掏出单子,递给乔献华,乔献华接过来看着)你听我说,人家说房子卖不了多少钱,不过可以贷款,我给你贷了五万块,你先拿去用。把厂子办起来。

乔献华:你,你,你让我说什么好呢?

张复生:那就啥也别说了,

乔献华:谢谢你,真的很谢谢。

张复生:谢啥?我知道你这么做也都是为了我,要不是我这病,你也用不着这么累,要说谢也该我说。是我拖累了你们。

乔献华:这跟你有什么关系,是我自己在那里干不下去了,工长老是想法子扣我工资,我早就想单干了……

张复生:咱们都不说这些了,你想好在那里办厂子了吗?

乔献华:淑珍说已经给我选好地方了,人也给我找好了,就差进机器了,这回钱有着落了,我现在就去找淑珍。

张复生:吃了饭再去吧!

乔献华:(走到门口)不吃了,你自己做点吃吧!我走了!

张复生:路上慢点!

乔献华:嗯!

乔献华开门离去,张复生对着门口,笑着摇摇头。

 

 

第19场        场景:服装厂

 人物:乔献华   王淑珍

日/内

 

两人走在厂子里,乔献华伸手摸着机器。

乔献华:(兴奋)没想到进机器这么容易,这厂子说干就干起来了。

王淑珍:可不是,你就等着钱慢慢钻你口袋里去吧!

乔献华:赚钱哪有你想的这么容易?至少得两三年吧!

王淑珍:现在干个体的发的可快了,你不要不信。

乔献华:我信,我就是怕我给弄赔喽!

王淑珍:怎么会呢,有啥不懂的,你就来问我,我给你找的这些人,都老实能干,不出几个月,你的本就能赚回来。

乔献华:我还没谢谢你呢,今天中午去家里吃饭吧,我好好请请你。

王淑珍:等你赚了钱再说吧,我那边还有点事呢,我就先回去了,你好好忙活忙活吧!厂子刚建起来,正是事多的时候呢,我就不老烦着你了。

乔献华:瞧你这话说的,那天等你闲了,就过来坐坐。

王淑珍:好嘞!我会常来的。

两人说笑着走到门口,王淑珍停下脚步,像是想起什么,看看她。

王淑珍:对了,你见没见到李渝生?

乔献华:(愣住,笑容僵在脸上)怎么突然提起他来了?

王淑珍:没啥,就是想起来了问问。

乔献华:见了。

王淑珍:你们之间的事都说清楚了?

乔献华:嗯!都是误会,我现在也不恨他了,一切都过去了,我们都是没有选择才走到今天这个地步。

王淑珍:那你有没有想过重新和他在一起?

乔献华:没有,现在复生这个样子,我不可能离开他。

王淑珍:他心里还是一直没忘记你啊!

乔献华:算了,还是别说他了。

王淑珍:行,不说了,张大哥最近身体怎么样?

乔献华:越来越严重了,现在整天躺在床上,哎!

王淑珍: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话。

乔献华:嗯

王淑珍:那我走了。

乔献华:路上慢点!

王淑珍:回吧!

乔献华送走王淑珍,站在门口,愣了许久。

 

20              场景:皮革厂

人物:李渝生    赵旋    天娃

日/内

 

李渝生走在车间里,走着看着,天娃跟在他身后。

  :师傅,你真的要走啊?

李渝生:嗯!

  娃:这可是你的全部家当,你都买了,到那边你干什么啊?

李渝生:我都想好了,到那边我就开个火锅店,大约也就需要五六千块钱,其余的就都给张大哥看病用。

  :师傅……

李渝生:天娃,这里的东西你能拿就拿走吧,跟着师傅学了这么多年,师傅也没给你留下什么,以后跟着别人要好好干活,别三心二意的,多学点技术。

  :师傅,我决定了,跟你去重庆。

李渝生:(一惊,回头看着他)你说什么?

  :我说我要跟你回重庆,反正呆在这里,我一时半会也找不到工作。

李渝生:你父母都同意?

  娃:他们巴不得呢,他们都知道你是个好人,对你放心这呢,我不管,我就是要跟你去,你要是不让我去啊,我就偷偷跟着你。

李渝生:傻小子,那好吧,不过你得先回家收拾收拾。这一去估计得到过年才能回来了。

  :收拾啥啊,我早都收拾好了,就等着你说出发了。

李渝生:(笑道)你小子原来早有预谋啊!

  :什么办法,谁让我离不开你呢!不过师傅,那个赵旋你打算怎么跟人家交代,人家可是等了你这么多年了。

李渝生:(叹口气)算是我对不起她吧。

身后响起东西落地的声响,两人回过头,赵旋愣在那里,眼睛里含满泪水。

李渝生:对不起,我……

赵旋哭着跑了出去,天娃推推李渝生。

  :师傅,这事你得给人家解释清楚,不然还不得记恨你一辈子。

李渝生:(叹口气,追了出去)哎!

李渝生捡起地上的包袱,追了出去。

 

第21场       场景:大街上

  人物:李渝生    赵旋

 日/外

 

赵旋在前面奔跑着,李渝生快跑两步,赶上她。李渝生拉住她的胳膊。

李渝生:我们谈谈。

  :(把头扭向一旁)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谈的。

李渝生:你想听听我的故事吗?

  :还有那个必要吗?反正你总归是要走的。

李渝生:我是会走,但是我必须给你说得清楚明白,我李渝生不是忘恩负义之人,这么多年你为我付出很多,我都记在了心里,可我说过我不能违背我和她曾经的誓言,我始终无法接受你,这一点我感到很抱歉,这次我回去本想跟她要个说法,可是,我突然发现我犯了多么大的错,当初我意气用事抛弃了她,让她一个人怀着我的孩子,受了那么多的苦,好在张大哥收留了他们,给了她们活下去的希望,可是现在张大哥得了癌症,我必须回去救他,就算不能救他,我也要用我的一切来偿还他,希望你能理解我。

  :那你将来还打算和她在一起吗?

李渝生:以后,以后的事谁能说得清楚呢,但是我希望你不要等我了。你是个好姑娘,找个真心对你好的人嫁了吧。

  :你放心走吧,这么多年,我也想明白了,无论我怎么做,你心里还是无法忘记她,我也不能一辈子作别人的替代品,我祝你们幸福!

李渝生:谢谢你,我也希望你能过得幸福,以后有什么用得着我的地方,尽管开口。

  :以后,我们还能有以后吗?这次大概就是永别了吧!

赵旋叹口气,朝远处走去。李渝生看着她的背影,沉默着。

 

第22场       场景:船上

 人物:李渝生   天娃

 日/外

 

李渝生坐在船上,天娃坐在他旁边睡着了,李渝生双眼怔怔地看着江水。

 

空镜头

 

船缓缓开动,江水流动着。

 

第23场       场景:服装厂

   人物:乔献华   李渝生

  日/内

   

    李渝生走到门口,看看,走了进来。

乔献华正俯身指导着工人,她直起身,回过头,猛然愣住。乔献华手中的东西落在地上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本集完

 

 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