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骚客传媒唐文高

娱乐没有圈 创意无极限   我人生理念:生活娱乐化 娱乐生意化 生意生活化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音乐人/策划人/经纪人/编剧/画师/国际诗歌音乐协会首席娱乐官//成都市诗词楹联学会理事/四川风行娱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前董事总经理/成都市锐腾龙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策划总监/ 中视频道书画院西南分院秘书长/ 成都骚客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www.saoke.cc 制作发行音乐专辑《爱情快餐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生命中的红舞鞋》电视剧剧本(10)  

2009-12-07 16:05:52|  分类: 《生命中的红舞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生命中的红舞鞋》电视剧剧本(10)

 

口述:乔献华  李渝生

整理:党荣杰  黄妍妍

编剧:唐文高

 

 

 

全国媒体对乔献华的报道 - 娱乐创意人唐文高 - 娱乐创意人唐文高博客全国媒体对乔献华的报道 - 娱乐创意人唐文高 - 娱乐创意人唐文高博客

  

 

全国媒体对乔献华的报道 - 娱乐创意人唐文高 - 娱乐创意人唐文高博客

 

 

全国媒体对乔献华的报道 - 娱乐创意人唐文高 - 娱乐创意人唐文高博客

 

 

《生命中的红舞鞋》电视剧剧本 - 娱乐创意人唐文高 - 娱乐创意人唐文高博客

 

 

《生命中的红舞鞋》电视剧剧本 - 娱乐创意人唐文高 - 娱乐创意人唐文高博客

 

 

《生命中的红舞鞋》电视剧剧本 - 娱乐创意人唐文高 - 娱乐创意人唐文高博客

       作者唐文高(中)和乔献华,李渝生夫妇谈剧本

 

 

第十集

 

1         场景:张复生家中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人物:张复生    乔献华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/

 

乔献华手里拿着盆子走进来,张复生抬头看着她。

乔献华的头发披在身上,水顺着肩膀落下来。她一只手拿着头发,一手放下盆子。

乔献华:你放那吧,我自己来!

    张复生不说话,乔献华回过身,蹲下来,收拾东西。

张复生:(看看旁边低头收拾东西的乔献华,鼓起勇气)我们离婚吧!

乔献华:(手停在半空中,愣住,抬起头看着他)你说什么?

张复生:我说离婚。(把头转向一旁)我知道,你从来没爱过我,对我只是感激。现在你回城了,还有了正式工作,而我什么也没有,你……你应该找个更好的人。

乔献华:(放下手中的东西,坐到张复生的旁边)你这是说的什么话,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,是你收留了我们,给我们一个家,让我女儿尝到父爱的滋味,虽然以前我们一直分隔两地,可是现在我回来了,我会全心全意爱你,爱我们的家。

张复生:(低下头,小声说道)可是……你应该去找个更适合你的人。

乔献华:不要再说了,早点睡吧,明天还要上班呢。东西明天再收拾吧!

张复生站起身,叹口气,走出屋去。

乔献华蹲下来,收拾东西,看到了李渝生的照片,继而明白过来,抬头看看门外,拿起照片,用力撕掉,扔进垃圾桶。起身走回里屋去。

张复生走进来,看到垃圾桶的碎照片,没有说话,拾起来,站起身,拉开抽屉,放了进去,他蹲下身来,帮乔献华收拾东西。

 

2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场景:工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人物:张复生   厂长   众工人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/

 

一群人围在一起,吵吵闹闹的开着玩笑。厂长走过来,大喊一声。

  长:都注意了,今天上面发了通知,说要在咱厂里召几个施工员,念到名字的下午都到医院去做体检。张大力、张爱国,张建军、张复生……

人群吵闹着散开,大力走到张复生面前,拍着他的肩膀。

  力:生哥,听说你老婆回来了,现在又当上了施工员,以后你的好日子就要来喽!

张复生:嘿嘿,体检还没通过呢!

  力:你身天那么好,技术又好,这录取还不是十拿九稳的事,我先走了,咱下午医院见!

张复生:好嘞!

张复生目送着大力出去,他的脸上带着笑容。

 

3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场景:张复生家中

人物:张复生  乔献华  李娇

/

 

张复生走了进来,手里提着肉,一些菜之类的东西,蹲在地上玩糖人的娇娇站起身,迎了上去。

  :爸爸!

张复生:(朝她晃晃手中的肉)娇娇,看看爸爸买什么回来了?

  :是肉?(朝里面喊着)妈妈,快出来,爸爸买肉回来了,今天我们要吃肉喽。

李娇拍着手走进去,出来的时候拉着乔献华的胳膊,乔献华走过来,接过张复生手中的肉,一脸笑容。

乔献华:今天是什么好日子?

张复生:不是,不是,今天我们队里要招施工员,体检通过了,我就可以成为施工员了,到时候娇娇就能天天吃到肉了。

  :(一脸高兴)噢,以后可以天天吃肉了,爸爸,我还想要双鞋子,你上次给我买的那双都挤脚了?

张复生:是吗?咱娇娇长大了?(看娇娇点点头)没问题,到时候你要多少爸给你买多少双?

乔献华:(转身问道)体检通知什么时候可以拿?

张复生:这个倒没说,我过两天去医院看看。

乔献华:我上班的时候正好路过医院.顺便帮你拿吧.这样你就不用来回跑了

张复生:行,那明天你就跑一趟吧。

  娇:爸爸,.快来看我做的小木鞋,这绳子怎么穿不上呢?

张复生:(抱起李娇),爸爸带你去看看。

张复生抱着娇娇离开,乔献华提着肉向里屋走去.

 

4            场景:医院

人物:乔献华   医生

/

 

乔献华提着一个黑色的包,另一只手里拿着一张单子.她低头一边看着单子,一边左右张望着,在一个医生办公室门口停下,推门而入,.

乔献华:医生,请问一下,张复生的体检单是不是在这里拿?

  :你是他的什么人?

乔献华:我是他爱人。

  :进来坐吧?

乔献华:医生,他的体检通过了吧?

医生站起身,关上门,叹口气,把化验单从病例表里拿出来.

乔献华接过来,一愣,抬头看着医生。

乔献华:医生,这是什么意思?

  生:你要有个心理准备,你丈夫得的是癌症,肺癌。

乔献华:不,不可能,医生,你们一定弄错了,他的身体一向都很好的,怎么可能突然就得癌症了呢?一定是弄错了。

  :我知道你一时很难接受,不过这是事实,你们现在要做的是要稳定病人的情绪……

乔献华愣住,身体摇晃一下,手中的单子落在地上。

 

5        场景:路上

人物:乔献华 

/

 

乔献华走在路上,目光呆滞,慢慢朝前走着,很多人从她身边走过去,撞到她,她跌撞着超前走去。

  :他这种病,是由于长期的劳累或者喝酒过量,长期吸烟造成的。

乔献华:那还能看好吗?

  :如果发现得早还有可能,但是现在,恐怕,不过我们会尽力的,有什么异常情况,就尽量让他来住院,目前你们要做的就是先瞒住病人,安抚好病人的心情,

乔献华:(自言自语)癌症,癌症,怎么会呢?

乔献华一路走着。

 

6          场景:家中

人物:张复生   乔献华   李娇

/

 

乔献华打开门,走进来,李娇跑过来。

  :妈妈,回来了?

乔献华:(红着眼圈)嗯,

  :妈妈,我把我今天学的舞蹈跳给你看吧?

乔献华抱起李娇,坐在椅子上。乔献华满脸泪水。李娇一脸好奇。

李娇伸手给她擦去眼泪。

  :妈妈你怎么了?

乔献华:妈妈没事,

  :那你怎么哭了?

乔献华:路上沙子吹进眼睛里了。

  :那我给你吹吹。

    李娇把嘴巴贴在乔献华的脸上,乔献华抱住她,拉住她的胳膊。

乔献华:不用了,待会爸爸回来了别告诉他,

  :噢!妈妈,我告诉你噢,我……

乔献华:(打断她的话)娇娇,我去姥姥家一趟,你在家等着爸爸。

李娇正待说话。

张复生推门而入,李娇站起身,乔献华走到门口,看看他,走了出去。

乔献华:(打开门,站在门口)我去妈那儿一趟,

张复生:吃了饭再去吧?

乔献华:不了,我去妈那吃,对了,我去给你问了,医生说最近他们比较忙,体检单要过几天才能拿。

张复生:噢,过几天我自己去拿。

乔献华:(转过身去)那我先过去了。

张复生:献华(乔献华愣一下,并未回头)是不是,妈那边出了什么事?

乔献华:不是,我过去拿点东西。

张复生:那早点回来。

乔献华:知道了!

乔献华开门离去,张复生走进来,抱起娇娇。

张复生:娇娇,妈妈怎么了?

  :(摆弄着手里的东西)妈妈不让我告诉你。

张复生:(一愣)娇娇乖,告诉爸爸,爸爸下午给你买糖人,好不好?

  :那你要说话算话噢,(张复生点点头,李娇把嘴贴在他的耳朵上,一脸神秘)妈妈的眼睛里进了沙子了。

张复生笑笑,又转身,回头看看门口,愣愣。

  :(大喊着,碰碰他)爸爸,快看,看我做的纸人。

张复生扭过头,看到李娇,笑起来。

张复生:真好看,我们家娇娇手可真巧,将来准能当个设计师什么的。

  :设计师,爸爸,设计师能跳舞呢?

张复生:当然能,我们的娇娇啊,什么都能干。

李娇蹦跳着,在屋里来回跑着。

 

7            场景:周维清家中

人物:周维清     乔献华

/

 

乔献华开门走进来,双眼红肿,坐到床上,周维清走过来。

周维清: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,吃饭了吗?

乔献华:(哽咽着)嗯!

周维清:怎么了?

乔献华:妈,你说我该怎么办?

周维清:是不是出什么事了?

乔献华:(流着泪,把单子递到周维清面前)复生他……

周维清:(一愣,拿过来单子放在眼前看起来,许久问道)复生知道了吗?

乔献华:(摇摇头)医生说最好瞒着他。

周维清突然跪倒在地,乔献华猛地从床上站起身,慌张地扶起周维清。

乔献华:妈,你这是干什么?

周维清:妈想求你件事。

乔献华:妈你站起来说,你说什么我都答应,你先起来。

乔献华用力拉着周维清的胳膊,周维清跪在地上不动,乔献华也只好跪下来,两人眼里都含着泪水。

乔献华:妈,有什么话你就说吧,你这不是要女儿死吗?

周维清:献华,妈知道这些年你过得很苦,可是还记得妈从小就告诉过你,滴水之恩,当涌泉相报吗?

乔献华:妈,我知道,我什么都知道,你放心,我决不会在这个时候丢下张复生不管,就算是倾家荡产,我也会给他治病的。

周维清:孩子,妈还不了解你嘛,妈要求你的不是这件事,妈是想求你给复生生个孩子。

乔献华:(一惊,瞪大了双眼)你说什么?

周维清:我是说让你给他生个孩子。

乔献华:这怎么可能呢,妈,先不说当初是复生自己主动说的不要孩子,就是看现在家里这种状况,我们怎么可能再养个孩子?

周维清:你就答应妈吧。妈这一辈子从未求过人,这是第一次,可为这事,妈不后悔,复生在我们最困难、最绝望的时候花光了所有的积蓄,帮助我们,收留了我们,是他给了娇娇一个家,待她视如己出,我们可不能过河拆桥。俗话说,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,他家三代单传,你总不能让他带着遗憾离开这个世界。

乔献华:妈你先起来,我们过一阵子再说这事,行不行?

周维清:如果今天你不答应我,我就一直跪在这里。

乔献华:妈,我求你,不要逼我。

周维清:献华,从小到大,妈从未求过你一个字,可是这次就算是妈为难你吧,妈知道你不爱他,可是孩子,生命和爱比起来,什么更重要?当你知道他得癌症的时候,心里是不是也很难过,孩子,你要记住,虽然爱情是那样美好的东西,可它并不是生命的全部。

乔献华:妈,你别说了,我答应你,答应你还不行吗?你起来,快起来。

乔献华跪倒在地上,两人紧紧抱在一起,大哭起来。

 

8            场景:厂里

人物:大力   张复生    厂长

/

 

张复生推着自行车走进来,大力从身后跟过来。

  :生哥。

张复生:(回过头,笑着)来了!

  :(紧跟几步,跟上来)化验单拿了没?和我一样身体倍棒吧?

张复生:化验单,你是说昨天体检那个吗?

  :是啊,怎么你还没去拿?

张复生:我……

喇叭里传来厂长的声音。

  :昨天通过了体检的有张大力,张爱国,张建军,张明水,张子山,念到名字的这几个人拿着你们的体检单到厂长办公室来开会了,

张复生:你有没有听到我的名字?

  :像是没有,或许是没听清楚,你去厂长那里看看,放心吧,没谁也不可能没你啊!我先去招呼下他们。

大力朝他招手离去,张复生笑笑,朝厂长办公室走去。

 

9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场景:厂长办公室门口

人物:厂长    张复生    

/

 

张复生走到厂长门口,刚想敲门,厂长打开门,走出门,看见张复生,一愣。

张复生:厂长,我……

  :复生啊,来,我正要找你呢!

厂长退回屋里去,张复生跟了进去。

 

 

10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场景:厂长办公室

人物:厂长    张复生         众工人

/

 

厂长坐下来,指着对面的椅子招呼张复生坐下来。

  :复生啊,跟着我干了很多年了吧?这几年,你一直都是任劳任怨,这些大家都看是看在眼里的,我这心里也是明白的,只是……

张复生一脸不解地看着厂长。

厂长叹口气,站起身,走到水壶旁,倒了一杯水,放在张复生的面前。张复生接过来。

张复生:我不渴,厂长,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!

  :那我就直说了。(张复生看着他,点点头)复生啊,这次上面招施工员,本来是有你的名额的,不过,你也知道这种工作是需要体力的,他们是觉得你年龄有点大,所以……

张复生:那你的意思是他们没有招我就对了?

  :你不要激动,这件事我也是替你争取了的,

张复生:(激动)争取,我干了这么多年,到头就落个这样的下场吗?

  :那你让我怎么办,我又不是招工的,你跟我吵什么啊?

张复生蹲在地上,双手抱住头,一群人走到门口,说笑着,议论纷纷,听到里面的声音,停下脚步。

张复生:怎么就年龄大了呢,我不过就比你们大了十岁吗?我不是有这么多年的经验呢吗?怎么就不要我了?怎么就不要我了?

大力推门而入,伸手拍拍张复生的肩膀,安慰着他。张复生站起身,走了出去,走到门口,看到一群人,愣愣,朝前继续走去。

人群指着他,议论起来,大力挤过人群,追了上去。

 

11          场景:工厂

人物:大力   张复生 

/

 

张复生头也不抬地向前走着,大力跟在他身后。

  力:这事,你跟不跟嫂子说?

张复生不说话,继续走路。

  :哥,你别这样,这次没招上,还有下次呢!(张复生依然不说话,大力一脸着急,拉住他)哥,你倒是说句话啊!

张复生:(红着眼圈,看着他)兄弟,陪哥去喝两杯。

  力:哥——

张复生:去不去?不去算了,我自己去。

张复生走出去,大力跟过去。

 

12          场景:酒馆    

   人物:张复生  大力

/

         

张复生面前摆了很多酒瓶,大力在一旁看着他,面露难色。

  :生哥,事情已经发生了,咱不能光喝酒啊。以后这种机会多得是。

张复生:你说你哥我这一辈子做啥坏事了,苦干了一辈子,好容易有个招工的机会吧,人家还嫌我年龄大,我回去怎么跟娇娇说啊,你让我告诉他,娇娇啊,你爸没本事,你爸是个废物,你爸是个没用的东西……

张复生边说边伸手打着自己的头,大力用力拉住他。

  力:别这样,哥!

张复生:(松开他的手,朝他摆摆手)喝酒,喝酒。

大力看看他,叹口气,给张复生倒上一杯酒。两人继续喝酒。

 

13          场景:张复生家  

人物:乔献华  张复生  李娇

/

 

乔献华坐在沙发上,不时看着门外。敲门声响起,乔献华跑过去,打开门,张复生跌撞着进来,满身酒气,倒在地上。乔献华忙拉起他。

乔献华:怎么喝这么多酒?

张复生:(继续坐在地上,拉住她的胳膊)我们离婚吧?

乔献华:你怎么又说这种话,不是说过要一起过一辈子的吗?

张复生:一辈子,我这种人有什么一辈子?

乔献华:(一愣)你,是不是有人跟你说了什么?

张复生:跟我说什么,谁还愿意跟我说话啊,我是个废物,是个傻瓜,我当不当施工员不重要,我只是觉得对不起你和娇娇,娇娇啊,娇娇……

乔献华:你小声点,娇娇睡了。

娇娇揉着眼睛,站在门口。

  娇:(走到张复生面前,摇晃着他的胳膊)爸爸,你怎么了?

张复生站起身,俯下身子,推开娇娇。

张复生:你别叫我爸爸,我不是你爸爸,我什么都不能给你,我有什么资格做你爸爸?

  娇:(哭着)爸爸,你是我的爸爸,是我爸爸……

乔献华:(一把拉开他,蹲下身,把娇娇搂在怀里)你在胡说什么?好好的说这种话干什么,你看把娇娇吓的。

张复生:(擦擦眼泪)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

乔献华放开娇娇,娇娇伸手揉着眼睛,小声哭着。

张复生小声重复着“对不起”,一只手伸向娇娇。

娇娇哭着扑过去。

  :爸爸,你怎么了?你这是怎么了……

乔献华:(走过去,扶起娇娇)你爸他没事,就是多喝了点酒,明天酒醒了就没事了。娇娇乖,你先去睡,妈妈扶爸爸进去。

  :(抽泣着)我也要扶爸爸。

两个人扶起张复生,走进卧室。

 

14          场景:张复生家院中

人物:乔献华

/

 

乔献华站在月光下,抬头望着远方,地上倾斜着她的影子,她的脸上带着看不透的表情。

窗户里面的张复生慢慢起身,趴在窗子上,看到这一幕,久久看着乔献华的背影发呆。

两人的表情重叠出现。

张复生坐起身,摸索着走下床去,他走到抽屉旁,拉开,伸手拿出一些碎片,还有一些小胶布,他坐在床上,仔细的粘着。

照片上李渝生的脸清晰起来,张复生拿起来,放在眼前,看看,又看看窗外的乔献华。

画面淡入淡出。

 

15          场景:张复生卧室  

人物:乔献华  张复生   李娇

/

   

阳光透过窗户射进来,张复生躺在床上,醒来,眼睛被阳光照到,他伸出手,挡住眼睛。乔献华推门而入。

乔献华:起来了?吃早饭吧,来,先洗把脸。

张复生:昨天晚上,我,我……对不起……

乔献华:夫妻之间说什么对不起,我给你熬的小米粥,快趁热吃吧。

张复生:我……我有话想对你说。

乔献华:说什么,离婚吗?你昨晚已经说了,我也已经给了你答案,那就是不可能,你这辈子是别想摆脱我们母女俩了。

张复生:我是个没用的男人,我什么也给不了你们……

乔献华:你啥也别说了,我都知道了,多大点事呢,这种机会又不是只有一次,再说你就是在那里干一辈子又怎么了,我们只要一家人平平安安的,就够了,你说是不是?

张复生:可我要是一辈子没有出头之日,你和娇娇就得跟着我过一辈子的苦日子。

乔献华:你把我乔献华看成是什么人,我是真心实意想跟你过一辈子,苦日子怎么了,那么多的苦日子都过去了,现在还能叫苦吗?

张复生:可我……

乔献华:你啥也别说了,就算不为别的,想想娇娇刚知道你能当他爸爸那会,那股子高兴劲儿,李娇在心里早就把你当成了爸爸,为了李娇,我们这个家也不能散啊!

门外有小声的敲门声,李娇探头进来。

张复生:(坐起身)娇娇,来。

  :爸爸,你好点了吗?我拿我的糖人给你吃,吃了它你就不会难受了,上次我生病的时候,吃了好多好多糖人,我就好了。

张复生:(抱起娇娇)谢谢你,我的好女儿。

  娇:爸爸,你以后可别喝那么多酒,都快把我和妈妈吓坏了。

张复生:嗯,爸爸答应娇娇,以后再也不喝酒了。

  娇:(站在床前)爸爸,你怎么哭了?是不是还难受啊?

张复生:(起身抱起李娇)爸爸不难受,看到娇娇,爸爸就全好了。

  :(握住张复生的手)这样啊,那娇娇天天陪着爸爸,爸爸不是喜欢看娇娇跳舞吗,那娇娇天天跳给你看啊……

张复生看着娇娇,脸上挂着微笑,眼角有些泪水。乔献华走到门口,看到这一幕,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,走了出去,把门关上。

 

画外音:

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流泪,这个铁一般的男人,却为了无法让我们过上好日子而哭了,他对我们的爱,就算是付出我的所有,也偿还不清。不管当初和李渝生的山盟海誓有多么刻骨铭心,哪怕是在我最恨他的时候,我仍然没想过要背叛我们之间的感情,可是看着眼前这个生命垂危却仍然在心里只牵挂着我们的男人,我没有办法无视他这份全心全意的爱,那一刻,我想起了母亲的话,我决定为他生个孩子。

 

16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场景:医院 

人物:周维清    乔献华    医生

/

 

医生正坐在桌前,看着病例。敲门声响起。医生并未抬头。

  生:请进。

乔献华母女推门进来,又把门关上。两人走到医生面前,医生抬起头,指着对面的椅子。

  :坐!

乔献华把手中的单子递给医生.医生拿起来看看。

周维清:医生,这个有没有误诊的可能,他平时身体好得很,怎么会突然得了这种病?

  :这个我昨天已经说过了,这种病不是一天两天的问题,可能病人平时也有过疼痛的症状,一般人都会忍着,到最后发现的时候,基本上都是晚期了。

周维清:那这种病会不会影响生育?

  :那倒不会。病人现在自己还没发现,出现比较疼痛的症状之后,一定要马上住院。尽量让他少抽烟喝酒,多吃些营养品,要保持心情愉快。

乔献华点点头,周维清战起身。

乔献华:谢谢你,医生!

  :不用谢,应该的,你们还是拿点药回去,等他疼的时候就给他服下。

乔献华朝医生点点头,扶着周维清,两人离去。

 

 

17            场景:张复生家中

人物:张复生    乔献华  

/

 

乔献华穿着几年前的军装,脸上化着淡妆,坐在椅子上。张复生打开门走进来,看到她,一愣。

张复生:娇娇呢?

乔献华:我妈把她接走了。

张复生:噢,你还没吃饭吧,我这就给你去做。

乔献华:等等。

张复生:(回过头,看着她)你是不是有话想对我说?

乔献华:你跟我来。

乔献华站起身,拉着张复生走到外面去。

张复生:你这是……

乔献华:你不是说我跳舞唱歌的时候最好看吗?

张复生愣住。乔献华松开他的手,走到院子中间,展开双臂,舞动起来,张复生看着她,一动不动。

 

 

舞台上,乔献华颠着脚尖,张开双臂,来回舞动着,绿色的军装使乔献华整个人都倍加精神,梳到肩边的两条大辫子随着舞姿有节奏地摇摆着。

台下张复生看得呆住。

雨下得很大,乔献华坐上车,张复生傻傻地站在雨中,乔献华伸出头来,看着外面,张复生追着车跑起来。

闪回完

 

张复生看着,泪流满面。乔献华用力跳着,眼睛里满是泪水,跌倒在地上,张复生走过去,俯下身子,抱起她,朝屋里走去,乔献华闭上眼睛,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。

 

 

乔献华和李渝生第一次相遇。

两人在船上交谈甚欢。

两人走在路上,一前一后,李渝生回头看着她,倒着走起路来。

两人牵着手,走在路上,乔献华歪着头看着李渝生,李渝生打着拍子,乔献华唱着歌。

李渝生坐在船上,朝乔献华招着手。

李渝生:等我回来娶你!

船开走,乔献华追着船跑远的镜头。

闪回完

乔献华的脸上全是泪水,张复生的眼里也全是泪水,他抱着乔献华,朝屋里慢慢走去。

 

 

18           场景:涪陵服装厂  

    人物:乔献华   来人

  日/

  

乔献华正在做工,有人从门外走进来,看看里面。

  人:乔献华,乔献华,出来一下,有人找你。

乔献华抬头,看看门外,走了出去。

 

19        场景:涪陵服装厂门口

           人物:知青王淑珍  乔献华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 /        

 

乔献华摘下胳膊上的套袖,四处张望着,王淑珍在一旁朝她招手。

王淑珍:乔献华,这里,这里……

乔献华:(快步走过去)淑珍,你怎么找到这来的?

王淑珍:你知道大力吧,和你丈夫一个厂的。

乔献华:知道啊,你跟他……

王淑珍:他是我表弟。

乔献华:(惊讶)那你怎么回城这么多年,到现在才来找我?

王淑珍:我这不是一直忙吗?再说要不是上次大力无意中提起张复生,我还不知道你是和他结婚了呢?怎么样,过得挺好的吧?

乔献华:还行吧,他对我们挺好的。对了,你再等会,下班跟我回家坐坐吧,娇娇刚回来那几年还一直念着你呢!

王淑珍:娇娇还记得我呢,这小丫头都长大了吧。

乔献华:可不是,你等着,我过去收拾一下,马上就下班了。

王淑珍:不了,我来是想跟你说点事。

王淑珍看看四周,拉着她走到角落里。

乔献华:什么事啊,这么神秘。

王淑珍:我回城前几天,李渝生来找过你,你不在,我给他留了个地址,他最近捎了个信给我,说要来这里看你,(附到乔献华的耳边,小声说道)听说他现在做了点生意,发了。

乔献华:(愣住)谁?

王淑珍:李渝生啊,别说你们不认识啊。(伸出胳膊碰了碰乔献华)要不是他去找你,我到现在还不敢确定你们的关系呢,你瞒得可够严实的哈!

乔献华:(脸色一变)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,他来找我干什么?

王淑珍:看看你呗,他可是一直对你念念不忘啊,这么多年,追他的小姑娘也不少,人家都没答应,我看他心里就你一个。

乔献华:这跟我有什么关系,你回去告诉他,我不会见他的。

王淑珍:话我是带到了,他说明天晚上,在南门山城六小操场左角等你,你不来他不走,等到你来为止,你好好想想,我还有点别的事,就先走了。

王淑珍走远,乔献华依然愣在原地。

 

 

20        场景:涪凌服装厂  

    人物:乔献华  工长  工友

  /

 

乔献华手里弄着缝纫机,眼神空洞。手中的线全都缠了进去,乔献华回过神来,急急撕扯线头,工长走了过来。

  长:乔献华,你这是干的什么活,不想干就走人,想来的人多的是,工作的时候开什么小差,线都弄断了,你自己赔,要么从你工资里扣。

乔献华:对不起,工长,我不是故意的,下次绝不这样,您别扣我工钱,我加班,加班补回来还不行吗?

  长:再有下次,就不用来了。

乔献华:谢谢工长!

乔献华咬着嘴巴,弄着线头,前排工友扭过头来。

  友:(小声问道)你今天这是怎么了,老是出错,是不是家里又出什么事了?

乔献华摇摇头,叹口气,低下头,继续工作。

 

21            场景:操场    

    人物:李渝生   乔献华

 夜/

        

李渝生手里拿着烟,一脸的无奈,地上堆了一地的烟头,李渝生时不时向远处看着,远处,没有一个人影。乔献华站在树下,看着李渝生的背影,手里握着树上的枝条,浑身在瑟瑟发抖。


画外音:

虽然那天夜黑得可怕,但我还是隔得很远,就看到了他,看到了那个失踪了七年却依旧熟悉的身影。他还是那么帅,看上去又多了几分成熟与沧桑。在那个生不如死的年代,这个人曾经带给我三年的欢乐和希望,也是他唤起了我对生命的重新渴望,尽管跳舞本是不可能,可他给我的红舞鞋的承诺还是让我痴迷了很久;但,同样也是这个人,在我怀上他的孩子以后,从我的生命里消失了七年,这个让我恨了整整七年的男人,此刻就站在我的不远处,我想冲过去骂他,打他,质问他,然而,我什么也没做,我整个人像被定住了一般,动也动不得,走也走不得。

 

乔献华松开手,大喘了口气,转过身去,准备离开。李渝生扔掉手中的烟头,转过身,看到了乔献华的背影,一愣,快步向前走几步,小声问道。

李渝生:是你吗,献华?

乔献华抬手擦去脸上的泪水,回过头。面无表情看着他。李渝生走过来。

李渝生:真的是你,你还是那么漂亮,不过脸色看起来不太好,你这几年过得怎么样?

乔献华:(把脸扭向一旁,不看他)我过得很好。

李渝生:你又何苦对我如此漠然,你就不想听我给你解释吗?

乔献华:有那个必要吗?

李渝生:那你今天为什么而来,不就是为了弄明白我这七年到底去了哪里吗?

乔献华:你去了哪里跟我有什么关系,你认识的那个乔献华早就死在了涪陵江里,我今天来这里,只是想告诉你,我现在过得很好,比任何人都好,我来,是想谢谢你,因为我有今天,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拜你所赐。

李渝生:你也用不着说气话,这些事也不是一两句就能说清楚的,我们找个地方,坐下来慢慢谈,怎么样?

乔献华:不用了,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,一次说完,下次就没有见面的必要了。

李渝生:(看看她,无奈的叹口气,说了起来)七年前,我回重庆告诉父母,我有了心上人。但他们的态度很坚决。

 

  回:

 

22         场景:李渝生父母家中   

   人物:李渝生一家人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/

  

李渝生站在屋子中间,父亲坐在椅子上,满脸愤怒。

  :什么?她是“黑五类”?。

  :你跟这种人结婚,是要害了咱们全家啊。

李渝生:可我是真的喜欢她,再说她有什么错?

 :她父亲是反革命,将来我们一家子都是反革命,你懂不懂?

李渝生:她跟她父亲不一样,她是一个进步青年……

  亲:这我们不管,反正丑话放在这里,要她就别要我们,要我们就别要她,你自己选择。

李渝生:(痛苦的表情)我都要,我谁都要。

  亲:这不可能,儿啊,我们这都是为你好,你不能为了一个这样成分不清的女人,毁了一大家子人啊。

李渝生:可我答应过她,我会娶她,她在等我,我是她唯一的希望,没有我她活不下去的。

  亲:(站起身,用力拍着身边的桌子)好,那你现在就去找她,以后别再踏入这个家门一步,我们就当没你这个儿子。

  :(拉着父亲坐下)你这是干什么?(扭着头朝李渝生说道)儿啊,你可不能因为儿女情长忘了自己的抱负,等你混好了,再去接她也不迟啊。

李渝生无力的蹲在地上,双手抱住了头。

闪回完

 

23         场景:操场    

 人物:李渝生   乔献华

/

        

李渝生手里拿着烟,皱着眉头,继续说着。

李渝生:在父母的威胁下,我很快跟随着朋友到贵州学做皮鞋,成了知青队伍中的逃兵 知青生活太让我失望,继续在农村呆下去,我的理想、抱负就全没了,我决定到贵州去,挣了钱就回来娶你。七年来,我每年都给你做一双红色的鞋子,我从来没有忘记过你,我中途也曾回过一次涪陵,听到的却是你结婚的消息,只好又赌气回到贵州。我这次只是来看看你,过两天就走。我知道,你已经结婚了,还有了个女儿,他对你们都挺好的,这我就放心了。(李渝生停下来,把烟放在嘴里,扭过头去,看着乔献华)我……我的话说完了,该解释的也都解释了,只希望你以后能过得好,我走了……

李渝生叹口气,抹去脸上的泪水,从乔献华身边擦肩而过,乔献华闭上眼睛,眼泪从眼角流出来。

乔献华:(睁开眼,看着他的背影,突然大喊道)那是你的女儿,你的……

李渝生停下脚步,愣住。转过头,看着乔献华,一脸惊讶。乔献华站在远处,泪流满面。李渝生慢慢挪着脚步,走到乔献华的面前,摇晃着她的胳膊。

李渝生:你说什么?

乔献华:(无力的蹲在地上)女儿是你的。

远景,乔献华的身体颤抖着,李渝生一动不动,站在那里。

近景,李渝生脸上的表情由惊讶变为悔恨,他使劲拍着自己的头。

李渝生:都是我的错,我的错,我让女儿过了三年没有爸爸的生活。(一脸悔恨,继而抬起头,激动地拉住乔献华的胳膊)你带我去看看张大哥,我一定要谢谢他,他替我尽了一个丈夫,一个父亲该尽的责任,

乔献华:(推开他的手,不再看他)算了,都过去了,这么多年来,娇娇一次又一次的被人骂做野种,可她是个很懂事的孩子,唯一的一次跟我要过爸爸,从那以后,怕我伤心,就再也没提过,现在她把张复生当成自己的亲爸爸,我们一家人过得很好。(转过身,背对着李渝生)只是我有时候会不明白,为什么张复生那么好的人会得癌症,上天有时候真的很不公平,我只愿安安静静陪他走完最后一段路,希望你不要来打扰我们。

李渝生:(一惊)张大哥得了癌症?

乔献华:嗯!(无力地点点头)

李渝生:怎么会是这样?

李渝生后退几步,跌撞着靠在树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本集完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