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骚客传媒唐文高

娱乐没有圈 创意无极限   我人生理念:生活娱乐化 娱乐生意化 生意生活化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音乐人/策划人/经纪人/编剧/画师/国际诗歌音乐协会首席娱乐官//成都市诗词楹联学会理事/四川风行娱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前董事总经理/成都市锐腾龙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策划总监/ 中视频道书画院西南分院秘书长/ 成都骚客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www.saoke.cc 制作发行音乐专辑《爱情快餐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生命中的红舞鞋》电视剧剧本(2)  

2009-10-30 21:07:40|  分类: 《生命中的红舞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生命中的红舞鞋》电视剧剧本(2)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口述:乔献华  李渝生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整理:党荣杰  黄妍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编剧:唐文高

 

 

第二集

 

1    场景:复兴大队地里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人物:乔献华   村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/       

 

田里村民和知青们都在忙着插秧,乔献华站在离人群较远的地方干活。

乔献华低头插秧,她突然一愣,抬起腿来一看,腿上趴着二、三只蚂蟥。

乔献华抬头看了看其他的村民,赶紧低下头去,用手扯掉腿上的蚂蟥,腿上流出血来,混着泥水淌在脚上。

乔献华把腿放在水田里,抬头看看其他人,赶紧低下头去继续插秧。

一会儿,乔献华又把腿抬起来,上面有五六只蚂蟥,乔献华又用手去扯。

旁边一个妇女看见乔献华扯蚂蟥,抬起头来,走到乔献华旁边,在乔献华的腿上使劲一拍,一只蚂蟥掉了下来。

  女:姑娘,蚂蟥可不能像你那样扯,要先拍死它,等它松口了,一扯就掉了。刚到农村来,不懂什么要问才行,要不然你这样要吃多少亏啊!

乔献华:哦,这样啊,谢谢你啊!

  女:不用谢,一看就知道是城里没干过活的女娃娃,来农村吃苦啊。

乔献华:不吃苦,不吃苦,来农村是为了学习和劳动的,真的,在这里挺好的。

乔献华抬头看着她,一脸感激。

 

2     场景:生产队长院子里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人物:生产队长   乔献华  众知青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/      

 

所有的知青都站在院子里,院门口有村民在看。

生产队长坐在堂屋门口的椅子上。

  长:上个月队里所有的知青劳动都很积极,积极配合上级给的指令,现在又到了我们发这个月工分的时间,可能队里所有的知青都能多分到几分甚至几毛钱,只要大家好好干,一定能在这农村干出一番大事业的。现在开始发钱了,首先的一组的陈小红二块四,李大虎二块八……

被队长喊着名字的陆续走向前去领钱。

  长:(不耐烦)乔献华,一块八!

乔献华:(走到前面)队长,我以往不都是二块的吗?这个月别的知青都有多发,为什么我的不旦没多,反而少了呢?

  长:(抬头看乔献华)像你这样的“黑五类”分子本应免费为人民服务,现在能给你一块八就已经很不错了,你还嫌少!你也不怕拿钱多了闪了腰。

    众人都笑了起来,指着乔献华议论纷纷。

    旁边的一个男知青看了一眼乔献华,走到乔献华跟前。

男知青:“黑五类”,还有脸在这呆着,就是你们这些人专门和党和人民过不去,这种人留在咱们队里只会给咱们队抹黑,像她这种人应该彻底驱逐出人民群众的队伍。我们队里因为有她都拿不到优秀,应该把她赶走,队长,应该把她赶走才行。

  长:理是这个理,但是像她们这种人,一旦离开了党和人民,指不定又做出什么反革命的事呢,我们应该时时刻刻监督他们。监督他们成为我们中的一员,为了广大劳动人民服务,那样不是更好嘛!

男知青:对,监督他们!好好管教他们,不服从党和人民的话,就打倒他们,打倒“黑五类”!

知青们:(齐声高喊)打倒黑五类!打倒反革命分子!

    乔献华没有再说话,拿着二块钱,低着头,离开生产队长的家。

 

3     场景:山林里  

人物:乔献华

/       

 

    正值夏天,山林里的树茂密的很。

    远处传来砍柴的声音,以及远处男女知青的笑声。

    乔献华站在一个干枯的树前砍柴,弱小的她握着沉重的斧头,一下一下地砍着。

    另一颗树干上盘着一条绿蛇,慢慢地向乔献华这边爬来。

    乔献华两只手砍柴,绿蛇爬到乔献华的胳膊上,乔献华转过头来看,一惊,动也不敢动了。

绿蛇慢慢地从乔献华的胳膊上爬到另一棵树上。

    乔献华看着绿蛇爬走,一屁股坐在地上,手里的斧头也掉在了地上,她向四周看看。

    乔献华没有出声,过了一会儿,绿蛇静静地爬走了。

    乔献华站起来,快步往前走,一边走一边小心地看着地上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4    场景:乔住处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人物:乔献华   队里几个男知青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/   

 

    乔献华坐在凳子上补衣服,四个男知青走了进来。

知青甲:(看着乔献华)乔献华同志,这是在家干吗呢?怎么也不出去串串门呢?

乔献华:(抬头一看,从凳子上站起来)你们这是?你们怎么来了?

知青乙:我们赶场刚回来,你还不认识这两个咱们那新来的知青,介绍认识认识!以后大家就是朋友了。其实我们都知道你是好人,我们从小一起长大,你好不好我们都知道,你最近怎么也不往我们那边去了?

乔献华:(低着头)最近有点忙,没有时间过去。

知青甲:我还以为我们哪得罪你了呢?看来不是这样的,怎么,认识认识,以后也好来往。

乔献华:(看着他们,疑惑)哦,你们先坐吧!(一看只有两个凳子)真是不好意思,凳子不够!

知青丙:没事,我们站着就行了。知青都是这样,谁家能找出几个凳子来呢,我们来这里都是来受苦的,又不是来享福的,我都习惯站着吃饭了。(摸摸头,笑着说)

    知青甲和知青乙坐在凳子上,把随手提着的一个小袋子放在乔献华灶台上。

乔献华:你们找我还有其他什么事吗?

知青甲:也没什么事,就是来找你串串门。平时你都是独来独往的,咱们一同来的知青,你都不说话了。

乔献华:我成分不好,不敢多和你们来往,怕你们看不起我,也怕村里村外的人说闲话。你们也知道像我这样身份的人,如果再被别人说闲话的话,那就真的过不下去了。我看要是没什么事的话,我看你们还是快回去吧。

知青甲:你这是哪里话,我们来找你,还怕别人说不成?再说了,人正不怕影子歪!我们都相信你是好人,你怎么能把我们当外人呢?

乔献华:我不是那个意思,是我怕别人说闲话,我是黑五类,我怕连累你们!

知青乙:(看着其他三个知青)要是真的不方便的话,那我们就走吧。以后我们就不来了。

乔献华:(站起来看着他们)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觉得你们跟我做朋友是对你们不好,会影响你们的前途,我也是为了你们好。这不到了上工时间了,我也要下地干活了。

知青丙:那行,我们就先走了,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话,随时来找我们,反正离的这么近,那我们就先走了。

四个知青站起来往外面走,灶台上放着的小袋子没有带走。

乔献华站在门口看着他们离开。

乔献华重新坐到座位上,把补好的衣服放在柜子里。

门外有许多人冲了进来,一直走到乔献华屋里来。

生产队长和村子里的几个领导走在最前面,后面几个知青押着几个低着头的男知青。

  长:(对着身后供销社的女售货员)同志,你过来看看,到底是不是这里?

售货员:没错就是这里,我一直跟着他们来着,看他们进了这间屋子,才跑出去喊人的,我不会看错的。(看看刚才那四个知青)你们几个把红糖放在哪里了?

男知青:(走过来)我们来乔献华这里玩,不小心把红糖落在这里了,不过红糖是我们自己买的,不是偷的。

  长:问你们放在什么地方了,怎么那么多废话。

男知青:就是放她住的地方了,放在灶台上了!

    售货员走到屋里,从灶台上拿出那二两红糖出来。

乔献华:(不明白发生了什么,看着来的所有的人)队长,发生什么事了?

  长:发生什么事了,你会不知道,还在这里装好人?“黑五类”就是这样,任何时候,什么地点都想着怎么给组织抹黑,真不知道你爹娘是怎么教育你的。

乔献华:(低头看着乔献华,在乔献华周围转来转去)队长,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!为什么又扯到我爸妈身上,如果真是我犯了什么错,大不了把我杀了,我没有任何话说,但凭什么说我爸妈。

王淑珍:献华,你少说两句。这不,他们几个知青偷了供销社的红糖,说是放在你住的地方了,到底有没有这么回事啊?

乔献华:(对着队长)没有,绝对没有,他们只是过来看看我,没拿什么红糖,再说了如果我真的知道他们偷了红糖,怎么会叫他们放在我这里呢?

  长:难道他们会无缘无故地来找你么,别忘了你是“黑五类”,有谁会来找你,再说了队里这么多女知青,怎么就偏偏来找你呢?

乔献华:我不知道,我什么都不知道,但我知道我没有错,我没有偷红糖,也没有帮着藏红糖。

知青甲:(小声地说)当时我们是把红糖忘拿走了。不过红糖不是我们偷的,红糖是我们买的。

售货员:(供销社的女售货员看着男知青)买的?你们分明就没给钱,我才追出来要的,我一直跟着你们,你们拿走红糖就直接到这里来了。

知青乙:我们真的没有偷,我们明明给了你钱的。

售货员:钱呢,你给我了钱,我能看不见。

知青甲:我们看你回过身去收拾东西,就把钱放在柜台上了,不信你回去找找。

售货员:柜台那么点地方,我能看不到,再说了我收钱都是用手接过来的,你为啥放在柜台上呢?

知青甲:(见说不过,小声说)反正我们是给了钱的……

售货员:难不成钱还会长了腿跑了不成……

知青乙:我们…

  长:(看着乔献华和四个男知青)好了,谁也别说了。你们都跟着我去乡公所一趟,查明了情况再说。

乔献华:我不去,这事跟我们没关系,我没有偷红糖。

  长:(厉声道)乔献华,你就是没有偷红糖,也犯了窝藏罪,你凭什么就不去!

乔献华:这红糖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,我不去,我不去。

  长:不去?抬也要抬去!这是你推卸不了的责任!

队长走在前面,四个男知青走在后面。

周围的人用力推了乔献华一把,乔献华往前一扑,险些摔倒,被众人拉着跟在人群后往前走。

 

5   场景:复兴路上

          人物:乔献华 四个男知青  生产队长    两名售货员   众知青

          /

队长和售货员走在最前头,后面是几个男知青押着四个男知青,后面跟着的是乔献华和几个女知青。

路边有村民走过,对着乔献华指指点点。

村民甲:那不是那个“黑五类”吗,有发生什么事了,自从她来了村子,村子没有一天安宁过。

村民乙:好像是偷了供销社的红糖,这不要被押着去乡工所吗?

村民甲:一个女孩子还真不知道检点,她以为这是她的家呀,还真是,这年头还偷东西。

村民乙:可不是。走,我们跟着一起去看看吧!

    两村民一起跟着队伍后面,走远了。

 

 

6    场景:太平乡工所

           人物:乔献华 四个男知青  生产队长及两位领导    两名售货员   众知青

           /

 

乔献华及四个男知青站在那里,前面桌子前坐着生产队长和乡工所的两位领导。

  长:作为下乡知青,你们是光荣地下乡到农村来的,是为了响应毛主席的号召,这是多么伟大而光荣的创举,你们怎么不知道珍惜呢?你们偷红糖,这是给所有的知青抹黑,懂不懂?

四知青:(一起说)队长,我们真的没有偷红糖。红糖是我们买的,怎么就不相信我们呢?

售货员:不是偷的,那你们付的钱呢?我们根本就没有看到钱!

  长:(指着售货员)同志,你先不要说话。不是我不相信你们,而是证据摆在面前,红糖在你们手里,人家买东西的也是拿死工资的,如果你们给了钱,她又何必跑这么远的跑来追你们呢?

售货员:就是!

乔献华:(站起来说)队长,这事和我真的没有关系,我能不能先走啊,我还要回去干活呢。

    队长旁边的一个女领导看着乔献华说:“坐下!”

  长:别装的那么积极,这事少不了你的份,把红糖放在你家里,你就是共犯,就是窝藏罪!

    门外有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:“钱找到啦,钱找到啦!”

供销社的另一个售货员从门外跑着进来。

售货员:(新来的售货员)钱找到了,钱被风吹到柜台底下去了,(对着另一个售货员)小王,钱找到了。我们赶紧回去吧!还等着换班呢。(转头对队长)队长,这都是我们工作的疏忽,真是对不起,我在这里代表我们两个向几名知青道歉!以后我们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了,给队长您添麻烦了。

  长:不麻烦,不麻烦,你们也是对公家负责,这种态度是好的。既然钱找到了,你们还要工作,就快回去吧!

售货员:那,队长,我们就先回去了!

两名售货员走着离开乡工所。

四知青:队长,我说了,我们没有偷红糖,明明是她们自己的工作没做好。反而怪到我们头上,还把我们带到了乡工所,真是!

  长:怎么说话呢?即使红糖不是你们偷的,可是是你们把钱放在人家柜台上,这也是你们的错,是你们自己没做好,你们也应该好好检讨一下,一个个积极的知青好同志,干吗和黑五类来往!

四知青:(小声嘀咕着)队长,这是我们的错,我们以后不和她来往就是了,既然我们没偷红糖,是不是可以走了?

  长:(一挥手)走吧,走吧!以后一定要注意个人问题才行!

四知青看了乔献华一眼,转身离开。

乔献华跟着往外走。

  长:乔献华,你留下!我还没让你走呢。

乔献华:队长,红糖已经证明不是他们偷的了,他们都走了,我就更应该走了,证明这事跟我没有任何关系。

  长:红糖是跟你没关系,可是你和几个男知青私下来往,乱搞男女关系,这事总和你有关系吧!

乔献华:队长,你这是什么意思?我们是邻居,在城里的时候也是一个小区的,我们并没有乱来的。

台上的女领导看了乔献华一眼,冷笑两声。

女领导:像你这种人,我见多了,无非是自认自己有点姿色,勾引正当青年。这种人还真是不要脸。真不知道现在的女知青都在想什么,自认为自己有点资本就可以乱来了,想当初我们那个时候,灰头灰脸的,又谁会看相貌,都看人品。现在的漂亮知青人品都不行,应该好好教育。

乔献华:(红着脸辩解道)你这是什么意思?我和他们之间清清白白,不像你们说的那么脏。

女领导:脏?你还知道什么是脏?如果你和他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,那他们为什么去找你,他们怎么不来找我啊?

  长:(看着乔献华,看看女领导)好了,乔献华,你写一份检讨书再回去吧!

乔献华:(仰着头)队长,我没犯什么错,凭什么写检讨书,就是写,我也不知道该写些什么?

女领导:(冷笑)你就写你如何勾引男知青,如此乱搞,如何以自己的容貌勾引男知青,生活不检点,请求党的宽恕!

乔献华:你,你……(脸憋得通红)你不能这样侮辱我,我是“黑五类”,可我还有人格,没有任何人可以随便侮辱任何人的人格。

女领导:你还跟我提人格,你们这种人有什么人格,老老实实的在这写。

乔献华:你,你——

女领导:(站起来)写吧,不写就别想走出这个大门。(对着生产队长,和另一个领导)我们走吧,我已经在食堂里要了饭。

三个人走出乡工所办公室,把门关上。

外面天已经黑了,门一关上,屋里面就什么都看不见了。

乔献华蹲在地上,脚底下放着纸和笔。

办公室很小的窗子被纸糊住,外面的光亮照不进来,屋里一片黑暗。

乔献华看着地上的纸,拿起来把纸撕烂,洒在整个屋子里。

乔献华站起来,摸索着往门口走去,伸手拉门,发现门被锁住了。

乔献华:(用手使劲拍着门)来人哪,放我出去,放我出去!

门外的守门员拉了一下门。

守门员:写完检查自然放你出去,有错误改正就是了,党会宽大处理的。

乔献华:我没有犯错误,我凭什么写。

守门员:那就是你的事了,你爱写不写。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种女同志,不过反正现在都已经十点多了,到了十一点,我也下班睡觉去了,你就在这里过夜吧!

乔献华从门口往后退,一步步地后退。手一下子扶住了办公室的一张桌子,手在轻微地发抖。

门外有人走动的声音,接着门被打开,有人拿着手电筒照着乔献华。

手电筒照的乔献华挣不开眼,乔献华用手挡住眼睛,手电筒照在地上,地上都是白花花的纸屑。

女领导:(拿着手电筒,照着乔献华的眼睛)乔献华,你这是怎么回事,你满屋子里的纸屑是怎么回事,你不写也就算了,还不注重劳动人民的成果,我看你就等着当一辈子资产阶级小姐吧,像你这样的人真不知道悔改!

乔献华:(放下手,扑到女领导面前,用手抓着女领导的胳膊)求求你,放我回去吧,求求你!

女领导:写完检查自然就放你回去了,不写的话,想从这里出去,门都没有!虽然党会对你宽大处理的,但党和组织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反革命分子。

    女领导说完,拿着手电筒,转身离去。

    周围又是一片黑暗了。

    乔献华又一次坐在地上,嘴里喃喃地说:“好,好,我写,我写……”

女领导:这就对了,有错误改正了就可以了,何必这么倔强呢!

    有人从外面端来一盏油灯。

乔献华把纸放在桌上,含泪写完检查。

女领导:乔献华,你可以走了,以后个人问题多注意点,像你这样成分不好,还不会学乖点。

乔献华含泪,捂着脸,跑去乡工所。

 

7     场景:复兴村路上

       人物:乔献华

       /

 

乔献华含泪,捂着脸跑在乡间小路上。

夜深人静,月亮高高地挂在天上。

乔献华跑着跑着,不小心摔了一跤。

乔献华趴在地上,放声大哭起来。

远处传来几声狂吠声。

乔献华哭声渐小,她站起身来往前走去。

前方是一个农村里蓄水的堰塘,水在月光映射下反射着白茫茫的光。

乔献华走在堰塘边上,坐在那里发呆。

一会儿,乔献华站起来,往刚走过的方向走,走到一家村民大门口。

村民大门口放着一个磨墩,乔献华看了看,用地上的稻草把磨墩捆在背上,背着磨墩往堰塘的方向走去。

走到堰塘边上,“扑通”一声跳到水里。

远处,村民田孟池急急火火地往堰塘这边的方向走着,手里拿着一个小布袋。

听到“扑通”声,跑到堰塘里一看,看到乔献华的衣服还没有完全沉下去。

田孟池放下手里的小面袋,带着衣服,也扑通一声跳进了水里。

田孟池在水里把乔献华身上的磨墩解下来,拖着乔献华上了岸。

田孟池扛着晕过去的乔献华,拿起地上的小布袋往前走去。

 

8    场景:胥春怀家里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人物:乔献华   胥春怀一家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/

 

田孟池扛着乔献华进了屋,里面床上坐着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,妇女叫胥春怀。

田孟池把乔献华放在屋子里的椅子上。

胥春怀:孟池,这是怎么回事啊?

田孟池:妈,我出门去送大夫,看到有人跳水了,我就下去就救人,这不就把她救上来了。

胥春怀:(看着晕过去的乔献华)啊,这么年轻,为了啥寻死啊!(转头看田孟池)快去你哥屋里把你嫂子叫起来,让她给这闺女把湿衣服换下来。(田孟池转身就往外走)别忘了,把你身上的湿衣服换下来,小心着凉。

田孟池:知道啦,娘!

田孟池跑出门去。

胥春怀看着乔献华,拿毛巾给乔献华擦脸。

一个妇女从门外面走进来,这个妇女就是胥春怀的大儿子田孟奎的媳妇。(下面简称孟奎妻)

孟奎妻:娘,怎么了,是不是身体又不舒服了?

胥春怀:不是,我好好的。这不孟池从堰塘里救上来一个姑娘,全身都湿透了,我看咱娘俩帮她把衣服换下来,要不然这样非感冒不可。

孟奎妻:(看着乔献华)好像是队里的女知青,这是为了啥事寻死啊,这么年纪轻轻的?

胥春怀和田孟奎的妻子把乔献华的湿衣服换下来,换上干净的衣服,把乔献华扶到床上躺着。

一会儿乔献华醒了,乔献华挣扎地从床上坐起来。

胥春怀:(坐在床边看着乔献华,用手把乔献华扶着躺下)闺女,你别动,刚醒过来,身子还有些虚。

乔献华:阿姨,我这是在哪里,我是不是死了?

胥春怀:这是我家,是我的儿子看见你寻死,把你从水里救出来了。闺女,活得好好的,为啥寻死啊?

乔献华:阿姨,哎,如果你知道我的身份就不会对我这么好了,我……我是“黑五类”,我三岁那年爸爸被打成“反革命分子”,当年爸爸就被人给打死了,也被人抄了家。从那以后我就开始了这种生活。本想着我下乡来没有人知道我的身份也就好了,可是现在还是给人知道了,所有人都瞧不起我,欺负我,这样生活下去,还不如去死!

孟奎妻:(指着她问道)原来你就是那个乔献华啊,你以前是不是组织过宣传队?

乔献华:(低下头)嗯,不过当队长知道我的身份后就把宣传队解散了。

孟奎妻:今天队里说什么偷红糖,怎么也把你喊去了,这事怎么会和你有关系,不是几个男知青吗?

乔献华:(一听这话,眼泪又一次流下来)其实红糖不是偷的,是他们自己没找到钱,那几个买红糖的知青被放了出去,去单独把我留在乡工所,说我乱搞男女关系!如果任何事情,任何做法都是我的错,都是我这个黑五类的错的话,我活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意思。

胥春怀:闺女啊,我们都是可怜人,我们家的成分也不好,孟池他爷爷是地主。闺女,看你在这里没人疼没人爱的,从今以后你有亲人了,千万不能想着再去干傻事了。我老人家只有两个儿子,没有女儿,不如你给我做闺女吧!

乔献华:(一下子扑到胥春怀怀里)干妈!

胥春怀:只是有一点你得记住,千万不要把今晚上的事说出去,我们都是成分不好的人,最怕的就是外人说闲话。你有什么难处,就来干妈这里说,干妈就是你在这里的亲人了。

乔献华:我知道了,干妈!我有什么事,就晚上来找您。

胥春怀:唉,闺女,以后不能再寻死了,我们活在这个世上本就是来受苦的,可是不管多苦,我们还是得活下去啊。苦日子总归是会过去的,为了自己的亲人也要活下去啊,闺女,你有没有想过,如果你真的死了,你家里的人该怎么办啊!

孟奎妻:是啊,年纪轻轻的怎么这么想不开啊!苦难的日子总有一天会过去的,一切总会好起来的。

    乔献华抬头看着她们,含着泪用力地点点头。

 

画外音:

那个时候,我想我这样死了也就算了,远离一切是非,远离一切苦难,可是事情似乎总是不尽如人意,我被好心人救了起来,这就意味着我仍然要卑贱地活在这个世上。

 

9    场景:复兴村头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人物:乔献华  生产队长  众知青

      黄昏/ 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 有些知青正在领肉票,一部分领了肉票往回走,还有一部分和乔献华一样刚来。

乔献华站在人群里排队。

排到乔献华这里。

乔献华:六组乔献华!

  长:(抬起头来)你的肉票不是已经领走了么?

乔献华:(诧异)没有啊,我刚刚才到。

  青:一定是领了一次,还想再领一次,像他们这种有成分的人都是这样,总想着贪人民的便宜,一定要打倒他们。

乔献华:(红着脸辩解道)我本来就没有领肉票!

  长:不可能,有代领的话我能不知道?原来我只是以为你这个人成分不清,没想到思想也有问题,看来还是管教的不够。

乔献华:我真的没领,肉票我不要了!

    乔献华转身从人群中挤着离开。

  青:分明就是领过了,现在被人识破,心虚走了吧。我就说,像他们这种享受惯了的人,应该到更艰苦的地方接受改造才是!

    乔献华越走离村头越远。

 

10   场景:乔献华住处

            人物:乔献华  王淑珍

            /

 

     乔献华睁着眼躺在床上,屋里没有开灯。

     王淑珍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王淑珍:献华,还生气呢?(坐在乔献华床边)

乔献华:没什么可气的,不吃肉也不会死人的。

王淑珍:我也知道有人跟你过不去,我只是一个小知青,也帮不了你什么。

乔献华:没事,我没生你的气。

王淑珍:现在是非常时期,你必须坚强起来才行,这样的苦日子总有一天会到头的。

乔献华:嗯,我知道了。

王淑珍:那好,我先回去了,(站起身来,转头往回走)你也快点吃饭吧。

乔献华:嗯,好的,淑珍,谢谢你啊!

王淑珍:(转过头)咱们两姊妹,用不着说谢谢!(走出门去)

    乔献华收拾好东西,看着王淑珍走了,转身往门外走去。

 

11    场景:胥怀春家里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人物:乔献华  胥春怀 田孟池

       /

 

    胥春怀从屋里探出头来,看到乔献华,站在门口笑着问道。

胥春怀:来啦,献华,吃饭了没有啊?

乔献华:(笑笑,走到胥春怀面前)还没哪,干妈这是做什么饭呢,我可是等着吃呢!

胥春怀:稀饭呗!今天一定要吃了饭回去,你每个月的工分大部分都给了我,弄得我这心里老过意不去,以后就常来家里吃饭。

乔献华:反正我在这里也花不着什么钱,您拿着就是啦。我以后呀,一定会常常过来吃饭的。乔献华走到胥春怀面前,帮胥春怀烧火。

田孟池从外面进来,手里拿着一些肉!

田孟池:妈,我到公社里用肉票领了些肉,今晚咱们留献华在家吃饭吧!

胥春怀:好,好!就算没肉,她也要在这吃饭,更何况领肉了呢!

乔献华:那我就不客气了。今天我也去领肉票去了,我本打算领了肉票到公社里换些肉来,去看重庆的姨妈,可是我的肉票被人领走了,这不也没办法领肉了。

田孟池:(气愤)不要紧,只要我们有肉吃,也少不了你的。

乔献华正待回答,大哥田孟奎和大嫂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乔献华:大哥大嫂,回来了。

田孟奎:献华来了,坐下一起吃饭吧。

孟奎妻:嗯,献华过来啦!

田孟池:哥,我们不是每年都会领几次肉票吗?献华说她自从来了,还没有领到过一次肉票呢。你说这不是欺负人么?

田孟奎:好了。她一个女孩子,肉票被别人领走是很有可能, 现在我们都是一家人,我们有什么献华妹子就有什么。

胥春怀:好了,这不今天有肉吃了,有干妈吃的,就有我闺女吃的。

所有人都笑了。

 

12    场景:复兴路上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人物:乔献华   王淑珍

            /

 

乔献华和王淑珍两个人走在路上,各自扛着各自的锄头。

乔献华:淑珍,你说队长会请给我假吗?

王淑珍:你多说些好话,他说什么你都听着,那样他就没理由不请给你了。

乔献华:嗯,我知道了。那我先去了。(说完,扛着锄头往生产队长家的方向走去)

王淑珍:你把锄头给我,我给你带到地里去,这样拿着像个什么样子。

乔献华:嗯,好。

王淑珍接过乔献华的锄头往地里走,乔献华往另一个方向走。

 

13    场景:生产队长办公室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人物:乔献华  生产队长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/

 

生产队长坐在办公桌前,乔献华站在一旁。

乔献华:队长,我想请个假?

  长:(抬头)请假?请什么假,发生什么事了吗?

乔献华:嗯,我重庆的姨妈病了,我想去重庆看看她!

  长:哦,这样啊,那行,前几天红糖的事你写了检查,态度很端正,而且最近干活也还是很勤快的,咱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组织,犯了错误能改正的同志,我们还是要给她机会的嘛!看你态度不错,我特许你三天假,不过要按时回来才行。

乔献华:(笑笑)知道了,队长。谢谢你,队长!

  长:谢倒是不用谢,回头好好劳动,好好改造就行了。

乔献华:嗯,我会的,队长。

乔献华笑着走出生产队长办公室。

 

14    场景:涪陵候船室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人物:乔献华  李渝生  众知青

       /

 

    乔献华站在售船票处买船票。

涪陵候船室里面长椅上坐着很多知青,大多都背着一个空着的大包。一个留着小胡子的男知青坐在人群中,他叫李渝生,他的目光正四处看着,目光落在正买船票的乔献华身上。

他们高声唱着《山楂树》、《红军不怕远征难》、《国际歌》。

乔献华坐在离售船票最近的位置,看着他们,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,嘴里哼起自己会唱的歌。

李渝生看着乔献华坐在向乔献华走过来,坐在乔献华身边的长椅上。

李渝生转身看着乔献华,乔献华没注意,依旧低头唱着歌。

李渝生:(往乔献华坐的位置靠靠)同志,是重庆知青么?这是回家探亲么?

乔献华:(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李渝生,往离他远一点的地方挪了挪)不是,我是涪陵人,去重庆看我姨妈!

李渝生:你一个人啊?我是重庆的知青,不如我们结伴同行吧!

乔献华没有说话,看了一眼李渝生。

李渝生跑到不远处,拿过自己的包坐在乔献华的旁边。

李渝生:同志,你是哪个队的啊?我是焦石人民公社白腊大队,我叫李渝生!(伸出手来给乔献华握手)

乔献华:(伸出手来)我是龙潭区太平人民公社复兴大队的,我叫乔献华!

李渝生:原来是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啊!我们之间隔着整条乌江呢!路程都有一百多里啦!怎么样,你们那边生产怎么样,一个月领多少工分哪?(笑着)

乔献华没有说话,低下头去。

广播室里广播:“到重庆的X6630号船就要开了,请各位乘客上船。

李渝生:(站起来,看着乔献华没有要回答的意思,对着乔献华)算了,走吧!船要开了。

李渝生一手提着自己的提包,另一手提起乔献华的提包。

乔献华:我自己来提就是了。

李渝生:那怎么行,你一个小姑娘,怎么能让你提!

乔献华看看他,红着脸跟在他身后。

两个人朝停船的码头走去。

 

15    场景:码头上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人物:乔献华  李渝生   众知青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/

 

     外面天空上都是星星。

李渝生:快开,流星!

乔献华闭上眼睛,双手合十,作许愿状。

李渝生:你许了什么愿?

    李渝生怔怔地看着闭着眼睛的乔献华。

乔献华:愿望不能告诉别人的,要不然就不灵了。

李渝生:这样,那行,就不说了。我们快上船吧,船就要开了。

乔献华跟在李渝生后面,两人上了船。

 

16      场景:开往重庆的船上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人物:乔献华  李渝生  众知青

          /

 

船上有三四十个知青,大家依旧唱着革命歌曲。

乔献华和李渝生两个人坐在人少的船尾。

李渝生:(看着船头唱歌的知青们)看来今晚上会很热闹啦!你看他们回来一趟都高兴成什么样,仿佛过新年一般。

乔献华:(顺着李渝生的方向看去)他们唱的真好!

李渝生:(一怔)是吗,他们唱的好多歌都是我写的呢!

乔献华:(扑哧一笑)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子啊,那么好骗。这怎么可能是你写的?我才不信,我还不知道哪个男知青还会写歌!

李渝生:(着急的样子)怎么,你不信?不信算了。

乔献华笑笑,没有说话。

乔献华:(抬起头来)你倒是说说看,怎么让我相信你呢?

李渝生:(严肃地)我从小做梦就想当一个作家,或者成为一个有名的诗人,本来我想这次下乡,能到一个更广阔的天地去,能让我获得另一种灵感。可是令我没想到的是,整个农村都是落后的,封闭的,自私的。(突然一笑)所以我没事的时候就写写歌抒发感情喽!

乔献华:(一脸崇拜)那你一定写过很多歌,写过很多文章吧?

李渝生:(自豪地)也不是很多,只是写给他们唱,他们也都爱唱我写的歌。至于文章嘛,下乡来就没写了,哪有那么多信纸啊。对了,你呢?你为什么下乡啊?

乔献华:(挺起胸脯来,一脸自豪)还能为什么。(转而)我,我当然是为了响应毛主席的号召,接受下乡再教育的。

李渝生:(转过脸来看着乔献华)是吗?志向这么远大啊,那你一定是你们知青队里的进步青年了。对了,听你刚才唱歌唱得很不错,你是不是你们队里的文艺青年啊?

乔献华:你什么时候听我唱歌啦?

李渝生:在售船票的地方,你在那轻哼着《山楂树》真是好听。

乔献华:我,我……咱们换个话题吧!

李渝生:(停顿一下,想了想)你一定很会唱歌跳舞吧,等以后我写了歌,就由你来唱,好不好?(转折一停,笑着)我觉得你就像是为了我的音乐而生。我相信我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的。

乔献华:你不要乱说啦,我唱歌很难听的!

李渝生:我才不信,等船的时候我都听见你唱啦!

乔献华:你……

李渝生:我可没有偷听,我是光明正大地听着你唱的,而且我觉得唱的很好听。

乔献华:(低头)我从小的理想就是能站在舞台上唱歌跳舞,这种感觉就像你对写作是一样的,也许是一样的狂热。可是……

李渝生:可是什么?

乔献华:没什么,没什么……

李渝生:所以说嘛,你一定是你们队里的文艺青年。这样吧,我能不能请你给我唱首歌。

乔献华:你想听什么歌?

李渝生:(一喜)《山楂树》吧,我觉得那首歌的旋律真的很舒服。

    乔献华点点头,低声给李渝生唱《山楂树》。李渝生低头给乔献华打着拍子。

    乔献华唱完。

李渝生:唱得真好,比我们队里的那些女知青唱得都好。

    乔献华笑起来,用手捂着嘴。

李渝生:我说的都是真的,你笑什么呀!

乔献华:谢谢夸奖!你呢,你平常都喜欢读什么书啊?

李渝生:古今中外的都有读,什么托尔斯泰呀,什么雨果呀,鲁迅呀,总之呀,只要是我有机会能看得书,我都会看的。就是现在没有太多的机会接触更多的书了,这农村呀什么都不缺,就是没书啊。

乔献华:哦,(若有所思)不过有些书,看一遍就有一遍的收获。我也看过《战争与和平》,我觉得像那样的书,真的是每看一遍都会有新的收获。

李渝生:(眼睛一亮)你还真的是我的知音,我也是这样想的,可是还从来没有人这样跟我说过。我觉得你太了解我了,我都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了,我怎么就没早些认识你呢!

乔献华:其实好多前人都有说过这样的话,你就不要取笑我了。在这个农村大家庭里,如果连自己那一点小小的追求都放弃了,就真的是无聊到家了。

李渝生:是啊,我也是这样想的,我想的怎么都让你说出来了。就因为这样我也不能放弃写歌,写诗,看书,这是我伟大的理想,而我就是为了我这伟大的理想而生的。

乔献华:一个人如果真的能摆脱尘世间的一切,为了理想而奋斗,那种生活应该真的很美好。

李渝生:(看着乔献华)你真的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女同志。

乔献华:让你说笑了。不过我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开心地跟人聊过天了,所以我应该谢谢你。

李渝生:不,不,应该是我谢谢你,你是我的伯牙,我是你的子期,我们是最好的知己。

乔献华:谢谢你,能对我说出这样的话,我很高兴。

李渝生:我也很高兴,我似乎高兴的都快要疯掉了。

乔献华没有再说话,低下头,笑了起来。

周围的知青们唱歌的声音很大,气氛很热闹。

乔献华和李渝生一路上都说着话,笑着。

 

17    场景:重庆码头   

人物:李渝生   乔献华 

/

 

乔献华走在李渝生后面,李渝生手里提着一个大包,不住地回头给乔献华说话。

李渝生:你看我们这可算得上是好同志了,(转过头看乔献华)乔献华同志,能不能把你的地址给我,我们以后就书信联系,更好地交流革命友谊。

    乔献华低下头,红着脸点了点头。

李渝生从口袋里拿出纸和笔,用笔在纸上写字。

写完后,递给乔献华。乔献华从上面把那页纸撕下来,又从另一页纸上写字。

乔献华:这是我的地址!谢谢你一路上陪着我,也这么照顾我。(说完把纸和笔递给李渝生)

李渝生看着乔献华。

李渝生:你这是说的哪里的话,以后我们就是好同志了。更何况我们已经是最好的同志,最好的知音了。(深情地看着乔献华)乔献华同志,你回去以后会给我写信吧!

乔献华:唔,我应该……应该会的……

李渝生:(一惊,跳起来)我说乔献华同志,你这样的回答我可是很不满意啊,你应该说李渝生同志,你放心,回去我一定会给你写信的。

乔献笑:(一笑)李渝生同志,你放心,回去我一定会给你写信的。

李渝生:(笑笑)这还差不多。都是好同志嘛。

乔献华:嗯,那我先走了。

李渝生:嗯,我要在这里等我父母来接我,就不能去送你了。

乔献华:(挥挥手,走着)没关系的。

 

画外音:

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李渝生,不知道为什么从一开始我就那么相信他,从重庆回到村里,我一直在想着他,想他会不会给我写信。那段时间是那么难熬,终于,半个月后,我等到了李渝生的信。

 

18    场景:太平场邮局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人物:乔献华

       /

 

邮局门口放着一块黑板,上面写着每天收信人名字,乔献华惦起脚尖往里看,黑板上写着很多人的名字,但没有乔献华的。

乔献华叹一口气,转过头来,慢慢地往回走。

旁边有知青手里拿着信,大声喊着:“她终于给我写信啦,她终于给我写信啦!”

乔献华:(自言自语)也许我该先给他写信,可是……哎。

乔献华低着头,叹着气走了回去。

 

19场:   场景:乔献华住处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人物:乔献华   王淑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/

 

王淑珍坐在乔献华床上,乔献华坐在凳子上发呆。

王淑珍:献华,你最近这是怎么了,怎么魂不守舍的,是不是出什么事了?

乔献华:没有,能有什么事啊?

王淑珍:我看你最近天天往邮局跑,是不是家里出什么事啦?

乔献华:不是,没什么事。

王淑珍:没什么事就好,如果有什么困难的话,一定要告诉我,别一个人闷着啊。

乔献华:嗯,我知道了。淑珍,你有喜欢的人吗?

王淑珍:啊,没有。家里没有给介绍过。怎么,你有喜欢的人啦?

乔献华:不是,你瞎说什么哪。我怎么可能有喜欢的人。

王淑珍:那也是,我们现在在农村,哪能随便找喜欢的人哪,万一哪天自己回城了,两个人还不是要分开,还是不要有喜欢的人的好。

乔献华:嗯。

 

20     场景:复兴队田里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人物:乔献华   王淑珍

        /

 

乔献华正在地里插秧,王淑珍从路边走过来,站在乔献华所在的那块田的地边上。

王淑珍:(对着田里的乔献华喊)献华,邮局里好像有你的信,快赶场去领吧!

乔献华:哦,好的,知道啦!

乔献华放下手里的秧苗,快步走出水田。

水田旁边有一条小沟,里面有些清水。乔献华的鞋放在沟旁边。

乔献华的脚上都是泥巴,乔献华停了一下,穿上鞋子就往村头跑。

王淑珍:这是怎么了,平常都是把脚洗得像根葱似的才算干净,今天连脚都不洗就跑了。

   王淑珍摇摇头,低下身继续干活。

 

21    场景:太平场邮局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人物:乔献华  邮局女同志

       /

 

    乔献华身上全是泥,跑到邮局窗口处,一个穿军装的女同志坐在里面。

乔献华:同志,我来取乔献华的信!

女同志:你带身份证明了吗?

乔献华:(惊讶)啊?

女同志:你不知道取信要拿证明吗?你想,要是所有人都不拿身份证明来,哪万一信让别人领走怎么办?

乔献华:哦,这样啊,对不起啊,我第一次领信,我这就回去拿。

女同志:嗯。(埋头写着东西)

乔献华转身往回去的方向跑。

路边的人都在看乔献华,乔献华脸上有汗流出,一边擦一边继续跑。

乔献华气喘吁吁地出现在邮局门口。

乔献华:(把身份证明递给窗口里面的女同志)同志,这是身份证明,我是乔献华,我来取信。

女同志:(把一封信从窗口处递出来)我们下午六点才下班,你没有必要这么着急。

乔献华:(接过信)谢谢,同志!谢谢!

女同志:不用谢,看你累成这样,休息一下吧。

乔献华:不用了,谢谢你啊!

    乔献华把信紧紧贴在胸口。

   

22    场景:村子后面的山坡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人物:乔献华

       黄/

 

山坡上都是树,乔献华坐在山坡上的一块小石头上,手里拿着一封没有开封的信。

乔献华把信封拿起来看。

信封上写着:乔献华同志收!

地址是:焦石人民公社白腊大队 李渝生

乔献华慢慢地把信拆开,站起来边走边看。

 

画外音:

乔献华同志:你好!自从上次分别,十分想念,耳边时常想起你那天给我唱的歌,你唱歌的样子,你笑的样子,你给我谈文学的样子,你发呆的样子。乔献华同志,你知道吗,你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女同志,我发现自从我见过你以后,竟然天天都会想你。

乔献华慢慢地躺下,躺在草地上,闭上眼睛,脸上都是笑。

 

画外音:

我们一起在这个农村改造场里劳动,相信总有一天,我们会旗开得胜,有一天,我们会一起回到城里,开始我们新的生活。

最后,我们都要好好劳动,好好接受教育。同志:李渝生。

音乐《知青情书》淡入。

乔献华没有动,躺在草地上,太阳慢慢地下山了。

音乐《知青情书》淡出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二集完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